完全的心靈 | World Challenge

完全的心靈

David WilkersonFebruary 18, 2013

我與主同行已逾六十年。經過了這些年日,我深信人可以存著完全的心行在主面前。你也許會說: 「沒有人的生命是完全的。聖經清楚說明我們都是罪人。」然而聖經確實告訴我們,人可以存著完全的心行在主面前。讓我詳加解釋。

神對亞伯拉罕說: 「我是全能的 神,你當在我面前作完全人。」(創17:1) 神也對以色列說: 「你要在耶和華你的 神面前作完全人。」(申18:13) 大衛曾立定心志要遵行誡命,作完全人。他說: 「我要用智慧行完全的道;…我要存完全的心,行在我家中。」(詩101:2) 但是,所羅門在 神要他作完全人這命令上郤有所虧缺。「所羅門…隨從別神,不效法他父親大衛,…(他) 不效法他父親大衛,專心順從耶和華。」(王上11:4,6)

神也透過新約聖經,吩咐人要完全。主說: 「所以你們要完全,像你們的天父完全一樣。」(太5:48) 保羅說: 「我們…要把各人在基督裡完完全全的引到 神面前。」(西1:28) 保羅又補充說: 「願你們在 神一切的旨意上,得以完全,信心充足,能站立得穩。」(西4:12) 彼得也說: 「那賜諸般恩典的 神曾在基督裡召你們,得享祂永遠的榮耀,等你們暫受苦難之後,必親自成全你們,堅固你們,賜力量給你們。」(彼前5:10)

精確來說,何謂存著完全的心呢?神的子民又要如何將之達成呢?首先,完全的心靈並不是指心中無罪無瑕。

人會以外在的表現來判斷他人是否完全,但神卻以不為人見的動機來判斷人心(參看撒上16:7) 。相傳,大衛「一生一世」都對 神存著完全的心,但我們都知道大衛大大虧欠了 神。他因犯姦淫和借刀殺人,而一輩子聲名狼藉。

根據聖經,完全的定義就是「完整」和「成熟」。根據希伯來文和希臘文,這詞語都包含了「正直」,「毫無玷污」和「全然順服」等意思。約翰偉斯理(John Wesley) 把完全想為「不斷順從」。換言之,完全的心靈是會回應的。對於主的感動,微小的聲音和警戒,存著這等心靈的人很快就會全然有所反應。他時時都會說: 「主啊,請說,僕人敬聽。求你顯示我當走之路,我會遵行。」

既完全,又有回應的心靈會有以下的三個特徵:

1. 完全的心靈是會被 神鑒察的。

「祂鑒察眾人的心…」(代上28:9) 存著完全心靈的會像大衛一般呼求說: 「神啊,求你鑒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試煉我,知道我的意念。看在我裡面有甚麼惡行沒有…」(詩139:23-24)

神對耶利米說: 「我耶和華是鑒察人心…」(耶17:10) 根據希伯來文,這詞句的意思就是「我深深的省察」。保羅見証說: 「因為聖靈參透萬事,就是 神深奧的事也參透了。」(林前2:10)

主透過啟示錄2:24論到「撒但深奧之理」,即罪孽深重的事情。祂說邪惡之事會深入靈魂,其罪根更直通陰府。的確,大衛形容惡人說: 「他們各人的意念心思是深的。」(詩64:6) 這些經文都是聖潔的警戒。我們都受過這樣旳警告: 「你不曉得這邪惡的連繫會如何深深的影響你。它會令你下地獄。」

我相信現今末後的罪惡會愈來愈甚。其罪根會越發強大,且深入。我們的兒女所會面臨的罪惡都是空前絕後的。他們所遭受的試探比從前任何世代的更難以覺察。然而,在任何世代裡,那些存著完全心靈的都是一樣的。他們會渴望聖靈來深深的鑒察人心(即省察,挖掘,且顯露一切缺乏主樣式的)。

我們大家都渴望要為人純潔,且完完全全的被引到主面前。這就是聖靈真確的印証。可是,膚淺的講道並不能深深的挖掘人心,以致成就將之鑒察的工作。而且,凡是隱藏私罪的都會靈裡逃避,不肯受鑒察。如今,許許多多的信徒都希望得蒙寶血遮蓋,而不希望被寶血潔淨。

存著完全心靈的不僅要永遠得安穩,或罪得遮蓋。這等人更會極力來到 神面前,切切的呼求說: 「神啊,求你鑒察我!」他希望享受與 神相交。

新舊約聖經所顯示的次序如下: 遮蓋,潔淨,委身,相交。然而如今,有些信徒僅僅希望得蒙遮蓋,因主的寶血而靈裡得安穩。他們希望不必受苦,經歷十字架,得蒙潔凈,就能得著進榮耀的快捷門票。牧師宣告說: 「挖掘鑒察人心只會帶來罪咎和被定罪之感。你們的罪過一概得蒙寶血遮蓋了!」,他們就大得鼓舞。

然而,聖靈鑒察人心並非報復性的,乃是要救贖人。祂的目的並不是要翻舊帳,從而定我們的罪。祂這樣做,乃是要預備人心,好讓我們能來到聖潔 神面前,享受與祂相交。「…誰能站在祂的聖所?就是手潔心清…的人。他必蒙耶和華賜福。」(詩24:3-5)

2. 完全的心靈會倚靠 神。

詩人說: 「我們的祖宗倚靠你; 他們倚靠你,你便解救他們。他們哀求你,便蒙解救; 他們倚靠你,就不羞愧。」(詩22:4-5) 大衛反覆見証說: 「我是投靠耶和華…」(詩11:1) 「我的 神啊,我素來倚靠你…」(詩25:2)

根據希伯來文,「倚靠」的字根意味著「從懸崖峭壁上跳下去」。正如一個孩子聽見父親說: 「跳!」,便存心順從,從高處跳進父親懷裡。

相反地,有些信徒感到自己是魔鬼的出氣袋。大錯特錯!若沒有 神的允許,仇敵無法難為任何信徒。牠無法任意侵擾你我。哪有父親會袖手旁觀,任由惡者隨時難為他的兒女呢?

若沒有 神的允許,撒但無法難為約伯。神必須撤去約伯的護牆,魔鬼才能侵擾他; 而且,這只不過是短暫的而已。保羅也有此遭遇。撒但的使者攻擊他,只因這是 神容許的。為什麼?主必不讓保羅因所得的啟示,而心高氣傲。

主總必掌控一切。撒但每時每刻都受 神的道所限制。所以,倚靠 神的人說: 「我的腳步一概是 神所定的!祂是我慈愛的父神,我所忍受的一切,都有祂永恆的計劃和美意在其中。」

3. 完全的心靈是憂傷的。

大衛說: 「耶和華靠近傷心的人,拯救靈性痛悔的人。」(詩34:18) 他也說: 「神所要的祭,就是憂傷的靈: 神啊,憂傷痛悔的心,你必不輕看。」(詩51:17)

憂傷不僅是指哀哭,悲傷,靈裡受壓和謙卑。真正的憂傷會令人心中釋放出 神所託付最偉大的能力,即復興荒涼之處的能力。當 神的子民在困境中時,這等能力會把特殊的榮耀歸給 神。

神曾把耶路撒冷的城牆和憂傷的心靈連在一起。「神所要的祭,就是憂傷的靈: 神啊,憂傷痛悔的心,你必不輕看。求你隨你的美意善待錫安,建造耶路撒冷的城牆。」(詩51:17-18) 尼希米奉召,去監管重建耶路撒冷的工程。尼希米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察看城牆」(尼2:15) 。這裡的希伯來字shabar就是詩篇51篇所用的「憂傷的靈」。

有人認為當尼希米「坐下哭泣,悲哀幾日。在天上的 神面前禁食祈禱」(尼1:4) 時,便憂傷起來。然而,他哀哭認罪只不過是他開始憂傷而已。直等到他來到耶路撒冷,看見一片荒涼,且定意有所行動,他才是全然憂傷。以下的話語傳遍遠近: 「有人來為以色列求好處」(尼2:10) 。

尼希米騎著驢在外面「視察荒涼之處」。希伯來文的意思就是「他因兩方面而心中憂傷」。首先,他因城牆破爛不堪而悲傷,但心中同時又「爆發出」因重建而帶來的盼望!這就是確實憂傷心靈的寫照: 看見教會和家庭荒涼,感受主的痛苦,且渴望要有所行動。

存著這等心靈的人會因主名蒙羞受辱而憂傷。他會深深省察己心,且看見自己的羞愧和失敗。然而,這憂傷的心靈會帶來盼望。確實心中憂傷的已聽見 神說: 「我必醫治,復興且建造。讓我們除去污穢的,且重修破囗。」

多年前,我走過時代廣場,因在街上所看見的邪惡事情,而哀哭悲傷。我回到位於德州的家裡,且一年多來都常常哀哭悲傷。神說: 「大衛,去因靈裡荒涼的景況,而有所行動吧。」我已來到且看見毀壞之處。但是,除非我受感動,且存著盼望開始重建城牆,否則,我並沒有全然憂傷。

你有否開始「視察你生命中的荒涼之處」呢?你看見榮耀的主,祂的目光就會破碎你。心中憂傷就是指人的力量和才幹都全然被破碎了。然而,這也是指這樣曉得: 「只管站起來,因為我現在奉差遣來到你這裡。」(但10:11) 這是指深深的滿心確據,知道事情將會好轉; 就是說,醫治和重建將會臨到。親愛的讀者啊,你會為著 神的緣故,而把靈裡的荒涼之處失而復得。

除非你存著這指望,否則,你會難免流淚。你的生命也許還是看似一堆堆的瓦礫,即需要被維修的頹垣斷壁。但是,你手中拿著 神的工具。你上面更有主親手懸掛的告示牌; 其上寫著: 「神正在動工。仇敵要提防!」

與我一同禱告吧: 「神啊,我知道你正在我裡面並我一切的試煉中動工。所以,撒但不會把我得到手。我的倚靠心不會敗退。我知道自己不會跌倒。我罪孽深重,但已悔改。現在就是起來重建的時候了。」阿們!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