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人的朋友 | World Challenge

罪人的朋友

David WilkersonJune 12, 2006

「人子來了 … 是稅吏和罪人的朋友。」(太11:19) 我們從路加福音第七章讀到一則有關一位名叫西門的法利賽人的故事;他邀請了耶穌到他家裡用飯。這虔誠人也邀請了一群像他一樣的宗教領袖一起赴宴。這些賓客大概也都是法利賽人。

可見,那是一個充滿宗教氣氛的聚會。西門和他的法利賽同伴都固守律法,堅守十一奉獻,且天天到神家裡去。他們認為自己公義無比,是當代最聖潔的人。

我不能確定任何法利賽人為甚麼會請主吃飯,何況他更請了其他嚴守信仰來倍祂吃飯。很可能,西門和他的朋友希望斷定耶穌是否是一位先知,或者,他們切實要否定祂。這段經文清楚說明,對於主有名是一位先知,西門是明明曉得的。(參看路7:39)

據當時的風俗習慣,主人迎客的時候,都會為客人準備一盤水和一塊布,好讓他洗去腳上的塵埃。(當時的街道並沒有鋪好,以致旅客腳上總是滿了灰塵。) 主人也會與客人在兩邊面頰上彼此親親。然後,客人就會接到一小瓶膏油,好讓他擦擦頭髮,使之滋潤。

這段經文給了我一個印象,就是主還沒有來到以前,西門彷彿已經安排妥當,請了其他賓客上座;而且,他們也按照習俗,梳洗過了。畢竟,沒有一個法利賽人希望自己被人認為待客不恭。

然而根據這段經文,主並沒有受到這等禮遇;祂到達時,只受到別人以屈尊的態度對待祂。他們並沒有為祂備水洗腳,也沒有與祂親臉,更沒有給他油擦頭。(參看路7:44-46) 反之,他們將祂看為一名卑微的客人,領祂到飯桌前;祂腳上還是滿有塵埃,就與其他賓客一起斜臥在榻上。

聖經並沒有記載,他們在飯桌前討論些甚麼,但我們可以假設,他們的話題一定是關於神學道理。這是法利賽人的專門學問,他們也曾經在別的場合試圖藉此刁難耶穌。然而,主曉得這些人的心,事情很快就顯露出來了。

接下來我們所讀到的就是,一名街上的女人,「是個罪人」,闖了進來。這聲譽不佳的女人經過了僕人的屋子,走到這些宗教人仕的桌前。她手拿著盛香膏的玉瓶,站在主的腳旁哭泣。

西門並他的朋友一定非常驚訝,不知所措。是的,他們多半都為之愕然,愣住了。他們都認得這女人是該城裡的一個大罪人。(她也許當過妓女。)我可以想像,這些宗教人仕會怎樣想;「何等尷尬,這等罪人竟然闖進「耶穌的聚會」。我們都在這裡討論神學,忽然間,這妓女就闖了進來。」

這犯罪的女人跪下來,以手托住主那雙滿有塵埃的腳,以眼淚為祂清洗。法利賽人一定因此驚嘆:「噢,不,耶穌豈能讓這女人摸祂?與任何不潔的人接觸,就是違反律法。祂甚至不應讓她碰祂的衣服。可是,祂卻讓這妓女摸祂的腳。」

那時,她更做了一件不可思議的事;她解開了自己的頭髮。沒有一位正經的猶太婦女會在大庭廣眾這樣做。然而,這名譽不佳的女人卻以自己的頭髮擦乾耶穌的腳。最後,她更打開玉瓶,將香膏倒在主的腳上。

當時,法利賽人都非常忿概,心中想:「何等可恥!這是性慾主義。耶穌不可能是一位先知。他若真正是神所差遣的,就會知道這女人是邪惡的,且馬上阻止她這樣表彰血氣。」是的,聖經記載,這正是西門心中的想法。(參看路7:39)

然而,主識透了主人家的心,說:「西門,我有句話要對你說。」(7:40) 我希望在這裡稍停下來,思量主對西門所說的話。事實上,讀了這故事幾次後,聖靈就叫我停下來,輕輕對我說:「大衛,我要透過這故事對你說話。」是的,我相信主要在這裡對我們每一個人說話。

我感到聖靈要我將自己放進故事裡面,按其真理亮光省察自己。我從這段經文看見了兩種心態,即法利賽人主義,並主寬恕並復興別人的精神。法利賽人所表現的,就是判斷別人,聖潔無比的態度,他們判斷主並那名譽不佳的女人。然而,當主告訴西門,祂有話要對他說,祂乃彰顯了寬恕與復興別人的精神。

我承認當我置身於當時的情景時,我首先的思想就是:「當然,我有主的靈,我是罪人的朋友。我花了多年,服事吸毒者、酗酒者、妓女、並最罪孽深重的人。我心中並沒有存著任何法利賽人主義。」

或者,我以為這樣。是的,我們大多數都這樣以為:「我並不是此類信徒;我並不判斷別人。」然而,一個懷著法利賽人主義的人會這樣理論:「我不像別人,我比別人更公義,更聖潔。」有時候,我們多半都會讓妒忌或忿怒,影響我們對別人的看法。

對我來說,法利賽人的最佳定義就是「一個監視別人罪惡,同時又維護自己的人」。主以這例子詳加說明,有一個法利賽人在聖殿裡禱告說:「神啊,感謝你,我不像別人,勒索、不義、姦淫 … 我一個禮拜禁食兩次,凡我所得的,都捐上十分之一。」(路18:11,12)

簡而言之,法利賽人主義的心態就是「其他人都錯了。我周圍四看,只看見罪惡並與罪妥協之事。然而我是對的,我捍衛真理。」

主對西門說了一則有關兩個欠債的人的比喻:「一個債主,有兩個人欠他的債;一個欠五十兩銀子,一個欠五兩銀子;因為他們無力償還,債主就開恩免了他們兩個人的債。這兩個人那一個更愛他呢?」(路7:41-42)

西門彷彿恍然大悟。接下來的經文如下:「西門回答說,我想是那多得恩免的人。」準確來說,主對這法利賽人的信息是甚麼?總而言之,祂告訴西門:「需要赦免的是你。」

你要明白,當主起先告訴他:「我有句話要對你說。」祂是指:「我希望將你心中的意念向你顯明。這件事的問題並不是關乎那跑進來的女人,乃是關乎你,西門;是關乎你的心態、信仰上的驕傲、自高自大、判斷別人、並缺乏愛心。」

我相信主實在告訴這驕傲的法利賽人說:「這所謂「邪惡」的女人知道自己罪孽深重,該受審判。她承認自己毫無希望,是個罪大惡極的人。她之所以來這裡這樣做,乃是因為她因蒙了恩典,得了潔淨,而大大感恩。

西門,這女人曉得你藐視她。她聽見你們說悄悄話,感受到你們懷著怒氣判斷她。然而,她並沒有因此判斷你們,因為她曉得自己已蒙赦免。她能愛別人,因為她雖然犯了罪,卻大大蒙愛。現在,她感到自己並沒有權利判斷別人。

西門,可是,你看不見自己心中敗壞。你坐在那裡判斷這破碎的女人,然而,你不曉得你比她更需要憐憫。你以為她需要多蒙赦免,而你只需要一點點。事實並不如此。」

請思量主先前對法利賽人所說過的話:「從人裡面出來的,那才能污穢人;因為從裡面,就是從人心裡,發出惡念、苟合、偷盜、兇殺、姦淫、貪婪、邪惡、詭詐、淫蕩、嫉妒、謗讟、驕傲、狂妄;這一切的惡,都是從裡面出來,且能污穢人。」(可7: 20-23)

在我五十年的事奉當中,我見過許多愚昧、虛假、以福音圖利、勒索錢財、並假道理。我知道這些事情都令主傷心。主當日趕逐兌換銀錢的人,揭發虛假之事。然而,祂最嚴言指摘的,就是法利賽人主義。我因福音書的記載而深信,這乃主所最痛恨的。

一直以來,我都這樣祈求:「主啊,在我講另一篇道說到教會的光景以前,在我說另一句話有關另一個事工的缺點以前,求你顯明我的心思意念。聖靈,大能的醫生,求你深深割除我靈裡的癌症腫瘤,光照我的心。求你向我顯明我心中的驕傲與剛硬。」

最近,我讀到有關美國約有3,700 個五旬節宗派,全球則一共大概有27,000 個。除此以外,還有數以千計的靈恩小組並小的宗派。巴西、阿根廷、尼日利亞、並其他非洲國家就有好幾百個此類宗派。浸信會中分支的數目,也只稍為少於這些而已。

這些宗派許多都持著正確的道理,成就偉大的事工,興起屬靈的教會。他們帶著能力傳揚福音,贏得許多靈魂。然而,也有許多褻瀆神、假先知、並向窮人索取金錢的事。

主當日的情形也是如此;有許多種類的法利賽人、撒都該人的分支小組、並許許多多反對他們的祭司。虛假的道理大行其道;人們以「宗教」為理由,剝削寡婦,奪去老年人的房子。

主清楚說明,即有一天,犯了這等罪過的人必受審判。那日,他們都要站在主面前,一一交帳。然而,主在地上服事的時候,不肯花時間監視他們。當時,祂還沒有坐在審判臺上,反之,祂只將注意力聚中在國度的事工上。

在來臨的日子裡,我們將前所未有的看見愚昧虛假的事在教會裡加增。假裝的光明天使將要出來;有邪靈附身的牧師與傳道將會以油腔滑調迷惑人心。這些人會有大能的外表,傳講悅耳動聽出於魔鬼的邪道。

不久前,我看見一名此類的傳道在電視上籌款。他胡說八道,說有一個女人奉獻了一百美元給他的事工,不到幾週,就收到逾八十萬美元的遺產。

我眼見他誘騙眾人,就大為震驚,馬上怒火中燒,向天呼喊:「我要揭發這人!」然而,主輕輕對我說:「不,你不要;不要管他。瞎子領瞎子,他們結果一起掉在坑裡。」

我切實相信自己希望捍衛福音,可是,我的反應卻是出於血氣。事實上,主對這題目,已經清楚說明。有一天,門徒來到祂跟前,說:「夫子,你的訓誨得罪了法利賽人。」主回答說:「任憑他們吧;他們是瞎眼領路的;若是瞎子領瞎子,兩個人都要掉在坑裡。」(太15:14)

在我多年的事奉當中,神曾經給我負擔,要我傳揚一切強烈的道,反對虛假愚昧之事。雖然我知道有時候我因自己的熱忱而有謬誤,但我決不會將那些話收回。然而,事情將會每況愈下,令主大大憂傷,以致我們可以花所有時間改正別人。主告訴我們,這並不是我們的焦點;反之,祂清楚說明,甚麼才是我們在末後的目標。

請想想當晚在法利賽人西門家裡所彰顯的另一種態度,即寬恕並復興別人的精神。據聖經記載,「於是(祂)轉過來向著那女人」(路7:44) 我看見主指示我們,我們應有的焦點:不是虛假的信仰或教師,乃是罪人。

主將目光從西門並他的客人身上轉移到那女人身上,說:「所以我告訴你,她許多的罪都赦免了;因為她的愛多 … 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的回去吧。」(7:47,50) 主在這裡啟示了祂來的原因,就是要與那些跌倒、缺乏朋友,被罪所勝的人交朋友,挽回他們。今天,祂對我們說:「這正是我的事工。」

使徒保羅也說,我們的焦點也必須如此。我們不是要判斷那些跌倒的人,乃是試圖要復興他們,除去他們的羞辱。其實,祂以一個信徒是否樂意復興一個跌倒的人來試驗他的靈性。「若有人偶然被過犯所勝,你們屬靈的人,就當用温柔的心,把他挽回過來;又當自己小心,恐怕也被引誘。」(加6:1)

當保羅說:「當自己小心」時,他乃要求加拉太的信徒回想自己從前如何需要憐憫。換言之:「主在那方面赦免了你?祂有沒有曾經施憐憫除去你的羞辱?主有沒有遮蓋你的罪過?現在反省你日常生活中那些苛刻的思想行為,想想自己不斷需要主的恩典與赦免。」

神學家約翰‧喀爾文 (John Calvin) 實在說:信徒本身罪有應得,卻判斷別人的罪過,就等於一名被判有罪的犯人,走上法官的座位定別人的罪。所以保羅警告說:「又當自己小心,恐怕也被引誘。」

保羅馬上又指示主的道,以作補充;他說:「你們各人的重擔要互相擔當,如此就完全了基督的律法。」(加6:2) 基督的律法是甚麼? 就是愛。「我賜給你們一條新命令,乃是叫你們彼此相愛。」(約13:34)

事實上,罪乃是人最大的重擔。我們簡直無法忽視或寬容別人的罪過。然而,惟一擔當別人這重擔的辦法,就是存著温柔慈愛的心提醒別人。我們要以温柔慈愛的態度,將心中懊悔的弟兄挽回過來。

保羅寫信給提摩太,教他如何對待那些「已經被魔鬼任意擄去的」(提後2:26) 他指示說:「然而主的僕人不可爭競,只要温溫和和的待眾人,善於教導,存心忍耐,用溫柔勸戒那抵擋的人;或者神給他們悔改的心,可以明白真道;叫他們這已經被魔鬼任意擄去的,可以醒悟,脫離他的網羅。」(2:24-26)

當我們讀到保羅的指示「你們各人的重擔要互相擔當,如此就完全了基督的律法。」我們就必須問自己:「我切實希望討神喜悅,成就祂的道嗎?」

我們試圖在許多方面討神喜悅。一直以來,我都禱告說:「主啊,求你使我俯伏在你面前,存著破碎的心哭泣;求你賜我痛悔的心,激動我的靈;不要讓我變得不冷不熱;求你使我對你的道更有熱忱。」

這些祈求都是很好,且合乎聖經真理;我們這樣做,就會感到很好,因為我們知道自己所作的都討神喜悅。然而保羅說:「這是主對我們的要求,以致我們完全基督的律法:你們各人的重擔要互相擔當,復興那些跌倒的人。」

我無法將保羅這些話揮去,我便求問說:「主啊,準確來說,我要如何擔當別人的重擔?我無法擔當別人的罪;惟獨主才能這樣做。可是,主啊,我聽見你說,這是你所渴望的。所以,我該知道怎麼樣做,可是我並不知道。求你指示我。」

我從聖靈聽見的指示就是:我要求祂除去自己的驕傲、嫉妒、判斷別人的心態、並謬誤的熱忱。我要求祂賜我寬恕並包容別人的精神。總言之,我要尋求主在西門家所彰顯的精神。

當我們懷著這樣的心態,我們就能吸引那些需要蒙憐憫的人。能夠吸引這名譽不佳的女人,好讓她能感受主的慈愛,正是這等精神。我們曉得吸引罪人來到主跟前,乃是聖靈的工作。然而,我們若缺乏寬恕別人的精神,聖靈為何會將一個需要蒙赦免的人帶到我們面前?

喬治‧懷特費爾德 (George Whitefield) 並約翰‧衛斯理 (John Wesley) 都是歷史上十分偉大的佈道家。他們曾經在公開的聚會、街頭、公園、監獄、向數以千計的人傳道,藉著他們的事工領了多人歸主。然而,他們對一個人如何成聖,有不同的神學論點,起了分爭。有兩組人就因此各持己見,其中有些人甚至惡言相向,彼此辯駁。

有一天,有一位跟隨懷特費爾德的人問他說:「我們會在天上看見約翰‧衛斯理嗎?」他其實問道:「衛斯理的道如果如此錯誤,他豈能得救?」

懷特費爾德回答說:「不,我們不會看見約翰‧衛斯理在天上。他會高高靠近主的寶座,與主親近,以致我們無法看見他。」

保羅稱這等精神為「寬宏的心」。哥林多教會有些信徒怪責保羅嚴厲,藐視他的證道;保羅就懷著這等精神,寫信給該教會。他肯定他們說:「哥林多人哪,我們向你們,口是張開的,心是寬宏的。」(林後6:11)

當神擴張你的心的時候,忽然間,許多限制與隔閡就會不翼而飛。你再不會以狹窄的眼光看事情;反之,你會發現,聖靈將你帶到那些有傷痛的人面前。聖靈也會使那些有傷痛的人被你滿有慈愛的精神所吸引。

當你看見那些有傷痛的人的時候,你是否心裡溫柔?當你看見弟兄姐妹跌倒,陷在罪中 … 有種種問題 … 也許將要離婚 … 你會將他們的過錯告訴他們嗎?他們不需要你告訴他們,因為他們多半都已經曉得。據保羅所說,這等有傷痛的人所需要的就是,你存温柔謙卑的態度,將他們挽回過來。他們需要遇見主在西門家所彰顯的精神。

我為自己餘下的日子所發出的呼求如下:「神啊,求你除去我狹窄的心胸。我希望得著你對有傷痛的人那慈愛的心腸 … 要在看見有人跌倒的時候,懷著你寬恕別人的心態 … 並復興別人的精神,除去他們的羞辱。

求你除去我所有不接納別人的心態,使我心胸廣大愛我的敵人。當我面對犯罪的人時,求你讓我不要懷著判斷別人的心態。反之,我求神讓屬神的愛,像活水江河一般,從我向他們湧流出來。求神叫他們感受這愛,以致他們也能愛別人。」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