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主帶進你的困境裡 | World Challenge

把主帶進你的困境裡

David WilkersonJanuary 1, 1996

與我一同到巴比倫的杜拉平原去吧!在那裡,尼布甲尼撒王從他廣大的帝國中召集了群臣 –包括總督、欽差、巡撫等等。請想像那情景 – 許許多多人都穿著種種民族衣服,說著多種語言。他們都為著同一個目的而聚在一起 – 為要供奉王的神明!

尼布甲尼撒豎立了一個九十呎高的大金像。當時,這些領袖都已齊集在杜拉大平原。他們一旦聽見皇家樂團奏樂,便要跪拜金像;否則,他們都難免一死!

然而,有三個希伯來人 – 沙得拉、米煞、和亞伯尼歌卻不肯下拜。這些人曾被迦勒底人從耶路撒冷擄來,被帶到書珊城的王宮去。他們在那裡曾經與但以理一同受訓,學習迦勒底的語言,後來更被指派為政府官長。當時,他們周遭那些來自各省的人都服從王令,跪拜金像。然而,他們卻寧死不屈!

那些滿心嫉妒的領袖們便把這件事稟報尼布甲尼撒 – 王一聽見,便怒氣衝天。他心中想:「朝廷的人豈敢違背我!」

那時,把違背王令的人扔進火窯裡,從而懲治他們,乃屬常事。據耶利米說,「…像巴比倫王在火中燒的西底家和亞哈一樣。」(耶29:22) 毋庸置疑,尼布甲尼撒曾經常下令把人扔進火窯裡 – 好觀看焚燒人體的火光,並聞聞其味道。當時,他怒不可遏,命令兵丁把火窯比平常加熱七倍!

士衛把三個希伯來人帶到王面前,尼布甲尼撒就怒吼說:「當音樂奏起時,你們不肯跪拜我的神。好,我要讓你們再來一次。你們該知道火窯是比平常七倍更熱。這次,你們若不跪拜,你們就會被扔進去,活活地被燒死!」

你可以肯定,這三個人從他們所站之處可以感受到熾熱火窯的熱力。而且,他們多半見過強壯的兵丁挑旺火窯時,因受不了強烈的熱力,而乏力跌倒。

這些希伯來人並不想死。像你我一樣,他們都是人。任何人想活活地被燒死,就是精神錯亂!然而,聖靈已把不可思議的信心放在他們心中。於是,他們回答說:「哦,王啊,我們甚至想都不必想,就能回覆你。我們決不跪拜。神能拯救我們。即或不然,我們都不會敬拜金像。」

餘下的故事,你們都曉得。這件事多半傳開了,許許多多好奇的人為要圍觀火刑,就聚集起來。人們翹首以望,要看看這些違背王令的人被活活地燒死!

王公貴人很快都到齊了。王登上了他的座位 – 遠離火窯,但卻能夠看見人被焚燒。他多半這樣對自己說:「這些悖逆的傻瓜能受教嗎?這三個叛徒很快就會化為灰燼!」

然後,有人把三個手腳被綁的希伯來人帶進來。軍隊中最強壯的兵丁把他們抬起來,扔進火窯去。可是,火窯很熱,一個又一個的兵丁都垮下來,被燒死了!

終於,三個希伯來人都被扔進火窯裡。然而,王大惑不解。他既沒有人看見焚燒人肉的火光,也沒有聞到其氣味。他窺探火中的情形,便大吃一驚!

原來,那三個希伯來人在熊炭上走來走去,彷彿走在花瓣上一般!火只把捆綁他們的繩索燒掉 – 當時,他們在舉手讚美 神。尼布甲尼撒轉向他其中一位親信,說:「我們把幾個人扔了進去?」

他們回稟說:「王上,三個。」

王回答說:「但我看見四個人。而他們沒有一個在焚燒。甚至沒有人受傷。而且,其中一人樣貌像 神子!」(參看但3:24-25)

那信奉異教的王豈能認出 神子?因為主的榮耀是不能被隱藏的!天使每逢在聖經裡出現,都身穿白衣,帶著屬天的光輝。然而這光芒萬丈的並非撒拉弗、加佰列、或從死裡復活的摩西或以利亞。這乃是主自己 – 祂比那七倍更熱的火焰更為明亮!

蒙愛的信徒啊,這見証乃發自異教徒的口。主在希伯來人的困境中顯現了。說到生死關頭,那是他們一生中最嚴峻的困境。按肉體來說,非神蹟奇事不能拯救他們。然而,主行在這些人身旁,安慰他們。祂臨到他們的困境中,與他們同在,好拯救他們!

主臨到這希伯來人的困境中,不是要給那信奉異教的王留下一個深刻的好印象。祂已經在前一章書成就了這件事。當但以理為尼布甲尼撒解夢後,王已宣告說:「…你們的 神誠然是萬神之神,萬王之主…」(但2:47) 然而,他很快又忘記了!

不,這是一次福音性的降臨。神嘵得王的心搖擺不定 – 祂且知道那神蹟只能在他的腦海裡留下印象三天而已。反過來,主臨到這些人的困境中,乃是為著一個原因 – 單單為著他們的緣故!祂來是要安慰且拯救他們,因為祂愛他們。榮耀的主在他們的危難時刻親自把自己交託給他們 – 因為他們全然向祂委身!

事實上,我們的主不會在每個人的困境中交託衪自己。聖經記載,當祂在耶路撒冷過逾越節時,「…有許多人看見祂所行的神蹟,就信了祂的名。耶穌卻不將自己交託他們,因為祂知道萬人。…因祂知道人心裡所存的。」(約2:23-25)

主知道人心詭詐。衪知道許多人都願意承認祂是 神 – 卻不願意把自己的生命交託給祂。

相信耶穌是 神是救主是一回事 – 但向衪全然委身卻是另一回事。交託的意思就是「委託或由祂掌管」。所以,交託給主是關乎把自己的生命全然交託給衪 – 由祂看顧你的全人。而接著,祂必把衪自己交託給那些全然委身給祂的人!

我們都處於一個連連遭受困境的社會裡。在你認識的人當中,有誰不是正面臨困境,或剛剛脫離困境?我個人認識許多深深遭受困難,以致力不可支,幾乎被毀的信徒。

你目前所面對的,是怎麼樣的一種困境?是屬靈上,財務上,精神上,或身體上的嗎?你在婚姻、工作或生意上有困難嗎?我所談及的情況如此嚴峻,非神蹟奇事不能拯救你 – 這是個看似絕望的情況!你身陷這樣的一個困境,便需要主臨到,伴你渡過難關。惟有永生 神的兒子能解決你的難題 – 能成就不可能的事 – 能救你脫離你的患難!

你也許會回答說:「是,我需要主伴我同行,渡過難關。我需要衪臨到我的困境中,像衪待那些希伯來人一般。然而,我要怎麼做?我豈能使他臨到我的困境中?」

你可以像沙得拉、米煞、和亞伯尼歌一樣,把主帶進你的困境裡。這些人曾在三方面顯然立定心志:

「但以理卻立志,不以王的膳,和王所飲的酒,玷污自己,所以求太監長容他不玷污自己。」(但1:8)

這裡的玷污一詞意味著「透過拒絕而得自由」。換言之,但以理說:「我在自己人生標準上有任何妥協都會奪去我的自由!

於是,但以理定意只吃素菜,喝白水,為期十天。他不要王桌上的佳肴美酒。他告訴太監長,太監長便回答說:「你這樣做,會令我性命難保!十天後,你會面如菜色,兩頰深陷 – 王一定會注意到!吃一點肉吧。你需要蛋白質。喝點酒來補補血,吃點甜品來增加體力吧!」

當我讀到這段經文,我不禁思索:「但以理為什麼要這樣禁食?這些希伯來人並不是吃素的。」答案多半就是,那些佳肴美酒上桌以前,都是被一些膜拜偶像的祭司所祝福的。因此,對於那些猶太年青人來說,按禮儀,那些食物都是不潔淨的。

然而,我相信但以理和其餘三人還有更多想法 – 他們的委身遠遠超乎避開不潔淨的事物!我將要告訴你的,並不是從任何解經書而來的。我相信這是聖靈向我啟示的。這四名希伯來人為什麼不肯吃王的食物?

首先,他們曾經與數以千計的同胞一同被擄。先知耶利米曾鼓勵那些被擄的猶太人要在巴比倫定居建蓋,為期七十年,直到 神使他們歸回。然而,按照以色列慣常背道的歷史,人們多半會被該地那普遍貪婪的心態人們多半會被該地那普遍貪婪的心態所同化。毋庸置疑,但以理和他的朋友看見那先前被擄的很快就有所妥協。巴比倫那快節奏的生活已成為了他們的網羅!

當這四個人剛剛抵達巴比倫時,他們一定因所看見的而大為震驚。街上有厚顏無恥的妓女;每個角落都有異教神廟和祭壇;醉酒並淫蕩的情形處處可見;官長和領袖們在街道上東倒西歪,因醉酒而神志不清。該社會如此放蕩,道德敗壞,人們滿口咒詛。因此,這四人的屬靈敏感度都大受衝擊!

當時,但以理熟讀了先知的話語。祂已把耶利米所寫的存記心中;而他至終因那些預言而下結論,說以色列會被擄七十年。他曉得他們正處於歷史上的重要時刻。於是,但以理到了巴比倫後,便與在身心靈上支持他的三個希伯來人結盟。

我想像他們一同開會,分擔他們因以色列與罪妥協的憂傷。然後,但以理站起來說:「你們都看見我在這些街道上所看見的!然而,若我們不定意潔身自好,對於如今看來如此令人驚異的情況,我們的同胞將會見怪不怪。不久後,我們的同胞在外貌、言談、起居上都會像迦勒底人一般。每個人都會縱情聲色 – 我們的的牧者會貪圖安逸與富貴,我們的領袖會苟且偷安,與罪妥協。我們的會堂會充滿攙雜污穢之事,並雙重標準。每個人都會有虔信的外貌,但卻缺乏 神的能力。

我們必須立場堅定!在這背道的時期,神會需要一些聲音。我們必須擺上自己的生命 – 否則,以色列的光就會全然熄滅!」

於是,那四個人就立定心志,彼此說:「我們不敢與罪妥協。我們不敢接受這些道德標準。我們不敢以異教徒的音樂、酒精、邪惡的生活方式來污穢自己的心靈。我們不敢讓巴比倫的精神來玷污自己的信仰。我們會分別為聖。我們且會在自己的信仰生活上自律!」

這四個希伯來人棄絕了巴比倫的生活方式,從而保持自己靈裡自由。這不僅是食物上的問題 – 這乃包括他們所有的生活方式。這是關乎過著分別為聖的隱藏生活!

然而,這些人並沒有向別人宣揚他們自己的生活方式。他們並沒有以自己有規律的生活來自吹自擂。嚴格來說,這只是他們和 神之間的一件事。

請問:當 神要對該國和其百姓說話時,衪會揀選誰來為祂作出口?誰會成為 神的聲音 – 即祂對一個注定淪亡的帝國所發出未受玷污的見証?就是這四位心志堅定的人!

當我看看我們那注定淪亡的社會,我看見一個迅速衰敗,令人震驚的國家。巴比倫的精神已潛入教會 – 信息攙雜,眾人依從世俗的標準。我常常在自己的內室裡呼求說:「哦,神啊,你在國中的聲音哪兒去了?你那些過著分別為聖生活的百姓 – 那些會挺身而起,發出預言性話語的 -- 哪兒去了?你那些絕不變節的發言人哪兒去了?」

如今,當周遭的每一件事都敗落時,這種聲音哪兒去了?那些在他們的工作上,家庭裡,並日常生活裡肯跨出去為 神作出口的哪兒去了?

那四個希伯來人曾如此捫心自問。因此,他們自己委身,要過純淨的生活!他們剛強壯膽的決定 – 並他們聖潔生活的見証 – 一定在年幼的以斯拉、尼希米並所羅巴伯身上發出了不可思議的影響力。他們的生命也許感動了那43000名後來剛強站穩的人。

是的,這四個人的聖潔生命興起了一批敬虔的餘民!蒙愛的信徒啊,除非你過著分別為聖的生活,否則,你無法為 神作出口!若的心被這邪惡的世代所玷污,神就無法使用你。你必須下定決心,立志委身!

請問:當你在困境中的時候,你會這樣呼求嗎:「主啊,當我需要你的時候,你究竟在哪兒?難道你不是定意要拯救我嗎?」

然而,主會否這樣說:「當我需要一個聲音時,你究竟在哪兒?在這些罪惡昭張的時期,我需要一些能為我作出口的,即我能透過他們說話的純淨器皿。你說你要我臨到你的困境中 – 然而,你依然有份於這邪惡的世俗系統。請問,你有否因我的旨意而委身?」

「我便禁食,披麻蒙灰,定意向主 神祈禱懇求。我向耶和華我的 神祈禱,認罪… 我說話,禱告,承認我的罪,和本國之民以色列的罪…」(但9:3-4,20) 以上証明,這些人都恆常禱告!

你要明白,他們的第一個決定(要過分別為聖的生活) 必須以第二個決定(即尋求 神)來配合。的確,除非你為要得著能力與權柄來過聖潔生活,而多多付上時間尋求 神,否則,你不可能過這樣的生活。

請勿誤會 – 你不會因忠心禱告,而免遭困境。相反地,這樣的生活多半會帶給你「烈火熊爐」和「獅子坑」。然而,禱告會預備你的心,好讓你能存著信心來面對一切 – 來為著主的緣故而成為活祭!

但以理因禱告而被扔進獅子坑裡。而且,這考驗是多年後 – 當但以理已年上八十 – 才臨到的!若你思索,還有多久你才會免遭困境,這件事也許會令你擔驚受怕。或許你以為,你在主裡經過了某些年日,已從自己一些「重要」的考驗中有所學習。然而,神卻容許祂最偉大的禱告勇士之一 – 一個靈裡安靜溫柔的人 – 經過幾十年忠心的代禱後,才經歷他一生中最大的困境!

蒙愛的信徒啊,惟當主再來,或我們在主裡去世,考驗才會過去!你免受「烈火熊爐」或「獅子坑」的時候絕不會臨到。除非你躺在祂懷中,否則,這件事絕不會發生!

因此,禱告是如此重要。你可以立定心志去過不受玷污的生活 – 然而,若沒有立志尋求 神,這決定是不可能成就的。所有令人知罪的講道、所有關於聖潔的大能書籍、全地所有的勸勉都不能令你委身,過著分別為聖的生活。除非你自己立志,專心尋求 神,否則,一切都會失敗!

數週前,我求問主說:「主啊,你為什麼要求我凡事祈求?為什麼除非我禱告,你不會有所行動?」

主回答說:「大衛,你可以愛我而不尋求我。若我的孩子連日來都忽略我,他豈能說他愛我呢?禱告就是衡量一個人對我多麼忠心。真正的愛會吸引你到我面前來!」

當然,信心必須被 神的道所點燃;畢竟,信心是從聽道而來的。然而,信心一旦被點燃,禱告就能將之挑旺!禱告能使我們的信心爆發出來。說到把火窯加熱七陪:禱告挑旺了那四位希伯來人的信心,使之比火焰更為熾熱!

當尼布甲尼撒王把他們從火窯裡叫出來時,他說:「(你們)的 神,是應當稱頌的,祂差派使者救護倚靠祂的僕人…他們…捨去己身,在他們的 神以外,不肯事奉敬拜別神。」(但3:28) 再一次,有見証發自異教徒的嘴唇:這些人向 神獻上了他們自己的身體!

然而,他們在面對火窯以前,早已如此。你要明白,禱告是把我們身體獻給主的一個過程 – 成為活祭。而且,這些人天天都如此獻祭。他們每天,每週都透過禱告親近主。

過了一段時候,他們明白死了就有益處。死亡只使他們越發親近他們所愛的 神!

「尼布甲尼撒問他們說:「…若不敬拜,必立時扔在烈火的窯中,有何 神能救你們脫離我手呢?」」(但3:14-15)。

這些人面對了人間最嚴峻的困境。若 神不臨到,以神蹟拯救他們,他們就難免一死!

這正是我所說那種困境。也許你的身體正遭受嚴峻的患難。也許你的婚姻正面臨你無法解決的危機。你說:「我已禁食禱告,極盡所能。若 神如今不臨到,我就無法渡過難關!」

有什麼會令主臨到你的困境裡?當你像那三個希伯來年青人一般立定心志:「(他們)對王說:「尼布甲尼撒啊,這件事我們不必回答你;即便如此,我們所事奉的 神,能將我們從烈火的窯中救出來;王啊,祂必救我們脫離你的手;即或不然,王啊,你當知道我們決不事奉你的 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3:16-18)

換言之:「情況看似絕望。若 神不為我們行神蹟,我們就死路一條。然而,我們的 神能拯救我們脫離這烈火困境!即或不然,我們也不會放棄祂。無論生死,我們都會倚靠祂!」

蒙愛的信徒啊,這種信心會令天使歡呼,且令 神心懷大慰。存著這種信心的會說:「主啊,我全然深信你能拯救我。若你只發一言,事情就會過去了。

但即或不然,我都不會逃跑。我不會責怪你,說你離棄我。我會依然忠貞。你的道路高過我的道路,主啊,而且,我的生命已在你手中。你縱然殺我,我還是要倚靠你!」

這樣,把主帶到我們的困境裡的,就是這樣滿有確據的心,說祂能拯救我們脫離任何困境!無論我們將有何遭遇,我們都深信我們乃在祂手中。

務要明白 – 神大可以種種方法來拯救這三個人。祂大可以使尼布甲尼撒回心轉意。或者,衪可以容許他們逃跑。畢竟,摩西、約瑟和大衛都曾經逃跑。

然而,這三個希伯來人存著特殊的信心,以致主很快就回應他們:他們相信 神信實不渝!他們深信祂必為著祂自己的榮耀,而為他們安排上好的景況。

因此,你並沒有看見他們「支取自己身為信徒的權益」。他們也沒有花時間引用聖經應許來彼此建造信心。不,他們安安靜靜,滿有尊嚴地走向火窯,說:「神無所不能!即或不然…」

毋庸置疑,最後的詞句會令許多人大感憤慨。我幾乎聽見他們說:「哦,牧師啊,那是副面的說法,給人懷疑的餘地。我們只該說:「神無所不能!」

我誠心相信主無所不能。我相信祂能只發一言,而即時拯救任何人。然而,請試想:若這些希伯來人無法說:「即或不然…」 -- 若他們並沒有存著這種信心 – 他們在自己的困難時刻會如何?他們走近火窯時,會否開始抗議?他們至終會否喊著說:「神啊,你並沒有信守承諾。你誤事了!」

不,他們已準備去死!他們大可以說:「主啊,甚至我必須受苦 – 若我的身體焚燒,發出燒人肉的氣味 – 我至死都要倚靠你。甚至我的禱告不得蒙應允,我都會相信你!」

我們多半都沒有充足的信心,能像他們一般發出這樣勇敢的話。請問,若你禱告未蒙應允,你會怎麼樣?你會責怪 神誤事,不愛你嗎?進入火窯時,喊著說:「神啊,你在哪裡?你誤事了!」就是何等樣的一個悲劇!

那三個希伯來人走進火裡;他們的身體已向世界死了。他們能夠把自己的身體欣然獻上,當作活祭。而主的確在他們的困境中與他們相遇!這是何等不可思議的賞賜 – 在他們最困難的時候,主與他們同行了。

當主在火窯中顯現時,你認為他們對祂說什麼?「哦,主啊,感謝你,你沒有讓我們感受痛苦。謝謝你給我們另一個機會 – 好多活幾年!」

不,絕不如此!我相信他們說:「主啊,求你帶我們去!不要把我們留在這裡。我們已感受了那喜樂,那榮耀 – 而我們不要回去!求你與我們同行,一路回天家吧。」他們寧可與祂同在!主曉得這種心態 – 而祂必因此而把自己交託給他們!

你能否說:「主啊,求你與我同行,一路回天家!」?或許你從未學會把自己的身體、事業、婚姻、困境交託給祂。是的,我們都要憑信心祈求,相信 神必回應。然而,我們要在自己的景況裡全然倚靠祂,心中說:「即或不然,主啊,我還是要倚靠你!」

現在,和我一同禱告:「主啊,你能拯救我脫離這烈火熊爐。即或不然 –我還是要相信!甚至我必須繼續忍受這嚴峻的試煉 – 若我必須面對更多苦難,更多考驗 – 我都把一切交託給你。求你臨到,伴我同行,好讓我能渡過難關!」

我向你保証 -- 主必臨到你的困境裡。祂必扶持你的手,領你渡過烈火!

對我來說,主臨到我的困境裡,就是我禱告最大的回應 – 因為當祂臨到時,祂的同在必令我勝過一切痛苦、創傷與困惑。當主在你身旁出現時,祂必扶著你的手,使你能剛強站立。亞利路亞!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