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的心志 | World Challenge

另類的心志

Gary WilkersonOctober 24, 2011

民數記13章記載信徒都該熟識,一系列的名字。請看看你是否認得其中的一些名字:沙母亞、沙法、以迦、帕提、迦疊、亞米利、西帖、拿比、和臼利。

你們都認不得它們嗎?不要擔心,認識這些名字是不尋常的。他們都是奉差遣去窺探應許之地的探子。當我說這些名字本該耳熟能詳,失敗的並不是我們,乃是這些人。

根據聖經,這些人每一個都是他支派中的領袖。他們都是被公認為才能卓越,有權有勢,鶴立雞群的人。顯然,他們很容易被挑選出來,去擔當這等任務。那麼,究竟他們怎麼會變得消聲匿跡呢?

我可以兩個名字作為回答:約書亞和迦勒。這兩個名字都是我們從這段經中可以記得的。惟獨他們帶著「好的報告」從他們的使命回來。其他探子的報告都是出於恐懼的心;他們都因為有可怕的民族住在迦南地,而反對進入該地。然而,約書亞和迦勒則深知 神必開路,而敦促以色列民要憑信心勇往直前。

為什麼約書亞和迦勒的行為與眾不同?我們可以從 神對摩西所說的找著答案:「惟獨我的僕人迦勒,因他另有一個心志,專一跟從我…」(民14:24)

我該指出,多半的以色列民都贊同其餘十個探子的意見。他們怕自己會被迦南的大敵殷滅。神對此又有何回應呢?

神命令那十個探子並那些贊同他們的說:「明天你們要轉回,從紅海的路往曠野去。」(14:25) 換言之,衪說:「你們已定意要回曠野去。而且,你們因著這決定,都不肯承受我應許你們的美地。」

「必不得進我起誓應許叫你們住的那地,惟有…迦勤…約書亞才能進去。但你們的婦人孩子,就是你們所說,要被擄掠的,我必把他們領進去,他們就得知你們所厭棄的那地。」(14:30-31)

對於凡跟隨主的,這裡有一個清楚的信息:我們若不極力存著「另類的心志」,我們的選擇就會對自己整個社團有負面的影響。我們因著「中庸的信仰」,而且選擇在曠野裡飄流,不僅會傷害我們自己,更會傷害我們周遭的人。我們的兒女特別會遭受危險。雖然神不會因我們的過犯而算他們為有罪,他們會深受我們有罪的選擇所影響。

這是何等嚴厲的一個功課。然而如今,許許多多的信徒都正如那些以色列民一般。這等信徒滿足於基於恐懼心的信仰,而在曠野裡飄流。他們惟一的心願就是與教會裡的群眾混在一起。他們對自己說:「激進的基督信仰並不適合我。我只想忠於自己的信仰團體和家庭。這又有什麼錯呢?」

民數記14章論到這種心態。神在這裡實在說:「如果我應許你甚麼,就必提供一個方法給你,好讓你能將之得著。然而,你憑著你自己的選擇,已經拒絕了我所提供的。因此,你絕不會承受我的應許。你命定要在你為自己所選擇的曠野裡飄流。」

顯然,約書亞和迦勒裡面有些東西使他們與他們的信仰團體大大不同。而且在神眼中,這是顯而易見的。究竟這是什麼呢?當 神說這些人存著「另類的心志」,衪是指什麼呢?在現今信徒的身上,這又是如何呢?

我想首先看看何謂不是另類的心志。

神所尋找那種另類的心志並不是肉體可以製造出來的。它並不是外在的力量、勇氣、熱忱或決心。這些都是十個不知名的以色列探子所擁有的 – 的確,他們的支派都因這些方面而揀選了他們。可見,神所要的是另類的心志。

那麼,在 神眼中,「另類」的心志究竟是什麼呢?它並不是「A形」的性格,就是說,一個人會按照他自己的異象和雄心而勇往直前。倘若如此,那十名探子就會成就任務。如今,許多A形的信徒都勇往直前,但卻按照他們自己的異象。這樣的行為一點也不能討神喜悅。

參孫就是個例子。他許了拿細耳人的願,承諾要過嚴謹的宗教生活。參孫既不剃頭髮,又不喝酒。他曾獻身盡力事奉 神,且帶著熱忱與以色列的敵人作戰。

然而,參孫在自己身上容許了某些屬血氣的事情。他往往會偏向不虔不義的道路,且隨便接受一些不討 神喜悅的事情。(比如,他常常召妓。) 總之,參孫有另類心志的外貌,但他的心並沒有全然歸給神。他太容易偏離 神的道路,且毫不內疚。

請思考巴拿巴,以作對比。從表面看來,這人好像沒有「另類的心志」。他並不是我們往往會聯想起約書亞或迦勒的那種火熱派人仕。相反地,巴拿巴會使人和睦。他名字的意思就是「勸慰子」(“encouragement”),而不是「屬靈戰士」(“spiritual warrior”)。老實說,我們許多人都不會把巴拿巴列為約書亞或迦勒一類的人。

然而在 神眼中,巴拿巴確實有另類的心志。為什麼?請思考他在使徒保羅並年輕同工馬可身上的重要工作。保羅因馬可在差傳旅程上半途而廢,而感到大受挫折。後來,馬可又希望重新加入他們的行列。

然而,保羅不肯再次讓他參與。他的理由如下:「我們需要影響某些城市,但馬可曾經離開我們,令我們人手短缺。因著他的緣故,福音沒有達到理想的效應。我決不會讓他回來。」

巴拿巴則堅持說:「保羅,這年輕人需要另一個機會。他需要我們以仁慈待他。重點並不是關乎我們的成功,乃是關乎把馬可培訓為一個忠心的僕人。」總之,他與保羅據理力爭。保羅不同意,巴拿巴就離開了他,說:「這並不是神眼中看為正的。我會與馬可同去。」這人存著另類的心志。

巴拿巴還有一些事情是與眾不同的。保羅剛剛歸信主後,人人都因他曾經大大逼迫信徒,而害怕他。畢竟,僅僅數週前,保羅口吐兇言,威嚇教會。然而,巴拿巴靈裡勇敢,相信保羅將被神大大重用。為此,他置自己的性命於度外。

簡言之,巴拿巴「另類的心志」與擁有A形的性格無關。他証實你可以是一個既安靜,又溫柔的人,而還是可以存著約書亞和迦勒的心志。的確,聖靈渴望降在每一種信徒身上,好向世人彰顯基督。

你也許會反駁說:「我並不是被包括在內。我曉得 神可以使用安靜的人,但我有不同的難題。我曾經酗酒,又天天與憂鬱感搏鬥。我必須掙扎才能度過一天,又豈能存著另類的心志呢?」

讓我提醒你:神絕不偏待人。祂不管你有多大或多小的難題。祂的靈正等著要為著祂的旨意而降在你身上,且充滿你。無論你有何光景,神已看中了你。

況且,使你存著另類心志的,乃是 神的工作,而不是你的。當衪這樣做時,人們就會問道:「你怎麼啦?」你就能回答說:「主臨到我了。」;而且這就會令 神喜悅不已。

讓我形容兩個年輕的信徒。

我所要談及的兩個年青人集合了我所認識的信徒的特徵。

班透過中學的團契在青少年時歸信主了。他在信心上有所長進,且會領人歸主。後來,班加入了同工,且在那裡遇見了他未來的妻子。他結婚生子,且在教會裡的兒童事工服事。

班在工作上日趨忙碌,他靈裡的熱忱便開始減少了。他還會禱告讀經,且事奉,但他靈裡漸漸冷淡了。那時,班開始理論說:「這等熱忱是適合我青少年的時期。「對主火熱」並不適合我現今的生活。如今,我有責任。為人丈夫和父親的無法有「激進的信心」。由於我必須養家活兒,我不可過份熱心。」

自此,班開始對他自己並別人的罪過毫無戒心。他又理論說:「我們都會在種種方面跌倒。我起碼沒有犯大罪。」最可恥的就是,他在主內的生活上開始退而求其次。他再也不考慮要在主裡更努力面前了。他失去了他年輕時這樣火熱的禱告:「主啊,我感到自己正在隨波逐流。求你恢復我那討你喜悅的熱忱。」

班也對別人定意服事主而大加理論。他看見年輕人參與事奉,便對自己說他們的選擇至終是為著他們自己的。班並不曉得他自己靈裡妥協已令他嫉妒,且錯誤地判斷別人。

簡言之,班在生活上蒙福,但他自己卻再也不是別人的祝福了。聖經這樣清楚說到這等光景:「你們仍是屬肉體的…」(林前3:3)。保羅這樣寫,是向一些信主多年的信徒說你們本該在主裡成熟。相反地,他們還是像「屬靈嬰兒」一般。「弟兄們,我從前對你們說話,不能把你們當作屬靈的,只得把你們當作屬肉體,在基督裡為嬰孩的。我是用奶餵你們,沒有用飯餵你們;那時,你們不能吃,就是如今還是不能。你們仍是屬肉體的…」(3:1-3)。

保羅在對付真正屬肉體的 – 說長道短,中傷別人,嫉妒紛爭。他且存著愛心向哥林多的信徒指出,妥協的心如何導至屬肉體的光景。這些人曾經對神火熱。他對他們說:「我對你們大有期望,因為我曉得你們靈裡是可以成熟的。」可是,那些本該承受大福氣的,卻還是在曠野裡飄流。

班和哥林多的信徒大同小異。他屬肉體,在生活上隨從血氣,而沒有遵行真道。與主同行多年後,班依然吃靈奶,而不吃乾糧。他也許曾經極力制止自己屬血氣的慾望,或盡力「更加屬靈」。但這並不是憑著聖靈的大能,也無法成就神的旨意。事實上,班也不鄭重神的事。

傑的生命則截然不同。

另一位名叫傑的年輕人也像班一般,透過同樣的中學團契歸信主了。他也在小組裡非常活躍,領朋友歸主。傑渴慕真道,總是隨身帶著一本大聖經。他會不斷這樣想:「神啊,你的道有如我嘴唇上的蜜!」

傑也透過事奉而認識了他未來的妻子,且結婚生子了。當傑的工作變得越發繁忙時,他便祈求說:「主啊,我無論多忙,都不會遠離你。我會在我的工作當中追求你。我曉得你有美意在其中,雖然我無法領會。「耶和華說,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靈,方能成事。」」

班和傑的心態截然不同。前者傾向他自己的理性和意志,後者則傾向不斷倚靠神。你若在教會裡比較兩人,就會感到他們的區別。他們幾乎過著同樣的生活,又豈會如此不一樣呢?他們之間的區別如下:當你遇見傑時,你馬上會曉得他跟過耶穌。你可以叫傑和一百個信徒站在一起,他都會因存著「另類的心志」而與眾不同。

你也許認識一個像傑一般的人。他為人奇特,既嚴謹,又喜樂。有時候,他會難以相處。然而,與他在一起會讓你嚐到主的滋味 – 你且會曉得。

傑可以對自己過份苛刻。他的過犯會令他憂傷,甚至看來痛苦。然而,他在內心深處卻越發長進,脫離肉體上的捆綁。別人會告訴他去鬆弛一下。然而,傑不會為要得著世人的認可,而放棄他依照神心意的憂傷,並隨之而來靈裡的釋放。他不會以粗俗的言語當作笑談,且會因你這樣做而侷促不安。他會強烈地關心神的事。他聽見一個需要,就會隨時隨地禱告(可以令人尷尬)。當他失敗時 – 他會像別的信徒一般,經常會失敗 – 就會馬上求主赦免和施恩。他會不斷在恩典中長進,且有諸於內,形諸於外。

像傑一類的人往往會在教會裡受人冷落。他們不會接到許多參加歡聚集會的邀請。我們會把傑這一類的人看為自己不會羨慕的怪人。然而,我們曉得他們很有深度,對上天並周遭的世界都非常靈明。我們也許會理論說:「他過於存著屬天的心志,不會造福世人的。」然而,這等人並不存在。凡存著屬天心志的,都會比任何人更能造福世人。

你們要明白,像傑一類的人會渴望去成就神在他們身上的旨意。這就是他們的原動力,並那驅使他們進入禱告內室的。凡認識傑的都會曉得他會禱告後,就會帶著主的異象出來。這異象會終日引領他們去成就上天的旨意。

精確來說,這存著另類的心志的人為什麼會與眾不同?

這區別就是班和傑的對比所顯示的。班害怕被困於罪中,傑則怕得罪神。班害怕失去同伴;傑則害怕令聖靈擔憂。班會成就他教會所要求的;傑則會成就神的心意。

總之,那令人存著另類的心志的就是分別為聖的生命。並沒有其他的答案。何謂「分別為聖」呢?意思就是與你自己以外的生命「連在一起」。這人的生命被惟獨從神而來的聖靈所充滿了。

先父曾在我孩提時教導我一個畢生受用的功課,說:「格理,你可以按照你自己的心意,而得著主。」我屢屢看見這句話被証實了。對於凡在他的祟高聖召上盡心竭力的,神絕不會保留衪的恩膏。我們的回應會斷定我們會否承受祂在我們身上的計劃。

你們在過著屬肉體的生活嗎?你們會思索神究竟對你們有何心願嗎?你們的父神要向你們顯明祂的心意 – 你若願意付上時間來將之認識。你們的生命是否充滿軟弱,缺乏異象呢?祂要復興你們,賜給你們祂的異象,好讓你們能成就祂為你們所預備的聖工。

如果你們在基督裡過著既中庸,又妥協的生活,你們只有一件可以做。你們要求祂更新你們,令你們對聖靈敏感起來。祂必回應你們。祂要你們存著另類的心志!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