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拯救脱离这罪恶世代 | World Challenge

蒙拯救脱离这罪恶世代

David WilkersonMarch 25, 1996

我相信因信称义就是基督信仰的基要真理。除非你深信你绝不能凭自己的公义善行而在 神眼中成为正直,否则,你无法经历真正的安息与平安。

若你不明白主那完全的公义是你凭信而得的,你就会过著疲於奔命的生活。你会花时间,绝望地以某种律法主意的行径来试图成就你自己的公义。然而,真理如下,你绝不会有任何公义可献给主!

毋庸置疑,你对以赛亚的经文,说到在 神眼中,我们「所有的义都像污秽的衣服」(64:6) 已耳熟能详。这并不是指 神藐视我们的善行 – 一点都不是。神的确要我们行公义,而我们都该作善工。然而,若你以为你因自己的善行而配蒙受救恩 – 你可以因这些善行而在 神面前圣洁地站立 – 它们只不过是污秽的衣服而已。你的信仰将会「搁浅」!

当然,你也许会因你所作的善工,而感到很好。你每逢抵挡试探,就多半会享受暂时的胜利。而且有时候,你多半以为自己已胜过自己其中一种私慾。你会因受 神恩宠,而自觉公义。

然而次日,你又会跌倒 – 在罪恶上故态复萌 – 而你的喜乐会忽然尽失。你会以为 神对你发怒。你会心中思索,自己究竟有否丧失救恩。你会这样想:「我绝不会胜过。」 -- 而你至终会躲避 神!

这是在情绪上一连串的忽起忽落 – 上上下下,忽冷忽热,犯罪後又认罪,认罪後又犯罪 – 视乎你在某一天认为自己多好或多坏。这是个愁苦的生命 – 因为你试图凭自己的血气而讨 神喜悦!

蒙爱的信徒啊,没有任何属肉体的公义能在 神面前站得住。甚至我们当中最好的 – 最道德高尚的虔诚圣徒 – 都大大失败,亏缺了 神的荣耀。在父神眼中,我们没有一个人能凭自己的善行而蒙悦纳。我们都因基督而照自己的本相被祂接纳!

「…因为你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成为一了。」(加3:28) 当我们存著得救,虚己的信心而归向主,我们就在基督里成为一了。「在基督里」的意思就是 神把主的公义加在我们身上。因著祂的大功(不是我们的),我们的罪过都一概被洗去了!

再者,我们不仅因祂而合而为一,更因衪而变得完全。因著十字架,我们的旧人 – 和所有属肉体的邪情私慾、自义并争竞的心 – 都在 神眼中被除去了。神说:「我与那旧人已毫无瓜葛。他已被钉在十字架上。自此,惟有一人 – 一个全然公义的耶稣基督 – 能在我面前站立得住。而且,凡因祂而合而为一的都得赦免,蒙悦纳 – 在我眼中被算为公义!」

我们都因信靠主在十字架上的大功而得称义,在神眼中被看为正直。你要明白,若非完全的公义,神绝不接纳。绝无仅有的全然公义,就是耶稣基督的公义。祂完全地满足了律法上一切的要求。惟独祂满足了 神对罪的公正。

我为著主肢体里所有良善、清洁、道德高尚的忠信人(那些不欺骗,不撒谎,不偷窃,不喝酒,不抽烟,不睹博,不沾染色情、且不说长道短的)而感谢 神。所有信徒都该如此生活。

然而,这些事情都不会在审判日站得住!我们无法靠它们而得 神的恩惠或悦纳。然而很可悲,数以百万计的人都以为他们因自己为人良善而能够站在 神面前。不!我们都必须明白这真理:我们惟靠主在十字架上所成就的工而得称义!

让我继续说下去。若你只仅仅因信称义 – 若你的神学观不过如此:「我已凭信而有主的公义」 -- 那你就大有危险!

许多信徒都在这方面失败了。他们说:「我有主的公义!」不!我们并没有主的公义。神只不过把基督的公义算在我们身上!我们本身并不公义;我们里面毫无良善。

主完全的公义并没有被注入或浇灌在我们里面。反之,在 神眼中,我们都因著主的缘故而被算为公义。神已把基督的公义加在我们身上。

这公义并不是在我们里面,惟有在基督里面。然而,当 神看我们时,祂只看见我们在基督里 – 全然公义!

当使徒保罗传扬这启示时:凭著主完全的公义而得蒙称义,人们说他在传扬一种容让罪恶的生活方式。人们曾经指出,若我们因靠主而得救,得赦免,蒙悦纳,且被算为公义,我们大家就该更多犯罪。其理论如下:「神甚至能更多施恩典 – 而祂甚至会更多得荣耀!」

保罗喊著说:「那是毁谤!这一点都不是我所说的。」几年後,许多人更扭曲了他所传扬的真理,将之用作继续犯罪的藉口。因此,所谓反律法主义(antinomianism)的神学观就被产生了。这词语的确是指「反对律法」或「毫无束缚」。这是关乎毫无约束的神学观。

那些鼓吹反律法主义的著重在主里得自由。他们说:「我们已因主而全然自由,毫无捆绑、罪咎,且不会被定罪 – 因为主为我付清了罪债。衪已为我满足了 神的心,如今,父神看我时,只看见耶稣。我既安全,又永远得救 – 所以我可以为所欲为!」

Crisp博士是其中一位倡导反律法主义的神学家。以下是他神学中心思想的一段文章:

「神的爱并不取决於我里面的任何事情。所以,衪的爱绝不会因我犯罪而有所更改。因此,当我犯罪(比如犯姦淫或谋杀)时,神还是看我与祂自己儿子合而为一;并且祂为我全然成就了公义。而且,由於我是祂「骨中之骨,肉中之肉」,祂既「时时喜悦」祂,也必同样待我。

无论我多麽远离祂,或坠落何等样的深渊里,我都不会令祂不喜悦,就如大卫一般。他虽曾屡次背道,却没有失去合 神心意的品格。我可以像他一样犯谋杀,像所罗门一般膜拜亚施他录,像彼得一样否认主,像阿尼西母一样偷窃,像一些哥林多人一般乱伦,而不丧失 神的恩惠与国度…

主一次献上已使我「完全」 -- 我在自己所有罪恶过犯中「得以成圣」。因著祂,我在自己所有的罪孽中,得以完全 … 我相信无论我所犯的是姦淫、谋杀或乱伦,神都必为著祂自己的荣耀并我的益处,而否定我的罪恶。」

对於任何真信徒,这反律法主义的神学观听起来都是令人憎厌的。然而,如今住在这等「愚人天堂」里的信徒,大有人在。他们称自己得著了主的公义。他们誇耀自己永蒙救赎。然而,他们从未离弃自己的罪恶!

他们喝酒,抽烟,狂欢,苟合,却同时说:「我是得救的,因为主是我的公义!一切都凭信而解决了。所以,我做什麽都不要紧。」然而,这种人却是被他们老旧的败坏所辖制。他们还是「属世界」 -- 贪图享受,被这世代的灵所玷污,被罪恶所骗,以致灵里蒙蔽。

的确,许多信徒都听过恩典之道 – 有关可以凭信得著主完全的公义的讲道 – 然而,这信息却给了他们错误的安慰之感!他们会继续犯罪,告诉自己说:「也许我的罪并不是那麽可耻。也许主是我的公义,以致 神会对我的罪视而不见!」

不!这种人滥用了 神的恩典。保罗说他们曲解了恩典之道!

传扬恩典的风险就是人们会将之滥用,正如人们错误地报导了保罗的信息,说我们越发犯罪,神的恩典就越发彰显在我们中间。这种神学观大有危险,因为它忽略了一件非常要紧的事 – 福音的中心思想!

让我向你阐明真正恩典之道的中心思想:福音并不是要容让罪恶,乃是要教导我们圣洁!

「因为 神救众人的恩典,已经显明出来,教训我们除去不敬虔的心,和世俗的情慾,在今世自守,公义,敬虔度日;等候所盼望的福,并等候至大的 神,和我们救主耶稣基督的荣耀显现。」(多2:11-13)

根据保罗,除非我们与世俗的败坏断绝了,否则,我们无法凭恩典行事。除非我们凭著圣灵的大能来过著既敬虔,又公义的生活,醒著时每时每刻都仰望主再来,否则,我们并没有认识 神的恩典!

多半的信徒都希望自己罪得赦免 – 但只此而已。他们不想得蒙拯救脱离现今的世界,因为他们贪爱世界。他们对自己的罪依依不捨,不想放弃地上的享受。所以,他们依从这样的神学观:「我只要说:「我相信!」就可以随心所欲地过生活。」

他们不想听到有关顺服、悔改、捨己、背起自己的十字架、分担主的重担。他们宁愿毫无拘无束地活在世上,以为救主最终会赦免他们。

他们只想在审判日得蒙宽恕 – 自己所有的罪孽都被视而不见。他们期望主会打开珍珠门,拥抱他们,领他们走过黄金街道,到主所预备的住处去 – 纵然他们从未与这世上的灵断绝!

保罗曾这样写:「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叫你们察验何为 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罗12:2) 我们要与这世界全然断绝,而单单效法主!

你要明白,主叫我们凭信称义乃是为著一个目的:好让我们能凭著圣灵,得著勇气与能力来抵挡魔鬼,且胜过世界。是,主曾为我们受死,好让我们能得永生,这确是奇妙。然而,祂也受死,好让我们能在现今邪恶的世界里得享拯救,且将之脱离!

「基督照我们父 神的旨意为我们的罪捨己,要救我们脱离这罪恶的世代。」(加1:4)

「祂为我们捨了自己。要赎我们脱离一切罪恶,又洁凈我们,特作自己的子民,热心为善。」(多2:14)

那历代长存,如今依然存在的神学问题如下:「在我们的救恩上,神扮演了什角色,而我们又扮演了什麽角色?」这问题是有关信心与行为之间的关係。

根据加尔文主义(Calvinism),基督已成就大功,以致其馀的工作都是不必的。亚敏尼亚主义(Arminianism)则说,我们得蒙称义,好让我们能凭著圣灵的能力而行善。

前者引用了加拉太书,声明说:「根据保罗,福音是单单关乎信心,而不是关乎行为。」另一种说法则指向雅各书说:「雅各声明说没有行为的信心是死的。我们要以自己的行动来证明我们的信心!」

其实,这两种立场都是正确的。两者之间并没有衝突。其中真正的意思如下:

  1. 任何人都无法因行为而称义,或以行为来赚取救恩。
  2. 凡热心行善的都证明他们存著那足以称义的信心。

两者都是既奇妙,又赐予生命,有关信心本质的圣经真理。

然而事实上,不是所有信心都能使人称义。不是所有信心都能使人得救。让我详加解释。

自从时代广场教会在九年先被创立以来,数以千计的人已走到台前,以罪人的身份发出祷告说:「主啊,我相信。求你拯救我!」然而,多半的人回到他们的座位,又回到家里,却没有得救!他们像进来时一模一样。

许多信徒都说他们相信因信称义。然而,仅仅说:「我相信」并不会使他们得蒙称义。毕竟,圣经说魔鬼既相信,且战兢。这种人并没有把得救,真诚的信心带给主。

若你到街上去,而随意问人说:「你相信耶稣是 神的儿子吗?你相信祂到地上来服事人吗?你相信祂曾被钉十字架,且复活吗?」绝大多数的人都会回答说:「是,我全都相信。」但他们却没有得救!仅仅在头脑上赞成那些事情并不会达成得救的信心。这种信心并不能使人得蒙称义!

主的教会切切需要一些有关信心的清楚讲论。我们对这件事实在太油腔滑调。我们都把信心提供给那些还没有準备要接受的人。我们彷彿将之介绍为一部新车子的首期付款一般。我们这样做,就贬低了信心的价值!

教会对信心的观念已被美国的文化所败坏了。通国的人都接受了邪灵福音(有关自尊心,自我价值,自我帮助)的教导。我们都接受了这种说法:「你要相信自己。」我们又对「凡是即时可用」的东西 (食物、饮料、资讯、满足感)著迷了。

如今,教会则提供来自邪灵,有关自我意志,倚靠自己的灵粮。牧者会说:「只要在头脑上赞同 神的应许,你就会得著即时上天堂的权利,即时圣洁,即时快乐!」

这情形产生了既短暂,又虚假的信心。如今,人们都并没有确实知罪,而跑到台前说:「耶稣,求你拯救我。我相信!」然而,他们缺乏真正的信心。他们所拥有的只不过是假设而已!

直到保罗对自己血气的自信心都全然尽失,他才说自己存著信心。他把自己所认识的(他所有的教育、自信心、才幹、神学观与热忱)都全然丢弃,看作粪土!惟当他说:「(我)不靠著肉体的!」,他才说到自己的信心。

我们也是如此!除非我们相信,除了主以外,没有任何人或事物能拯救我们;否则,我们还是缺乏得救的信心。任何人能确信以前,他必须先感到自己何等迷失,无助,且全然绝望。

你也许会不同意说:「主几乎每次行神蹟时,都告诉人说:「只要信!」」然而,祂每次都是对那些已经绝望(对其馀一切失去信心)的人这样说。他们包括那孩子被邪灵扔进火里的父亲、并那十二岁的女儿死了的睚鲁。他们的信心都是产生於这知识:世上其馀一切都没有用。他们已把一切交託给主,存著信心呼求说:「主啊,你是我惟一的盼望。你若不动工,事情就无法成就!」

然而,使人得救称义的信心不仅关乎不靠肉体。这也是关乎把自己整个生命一心献给主。它也包括这样的悔改心:「主啊,我没有什麽可献给你。我既一无所成,也一无所有。我来降服在你主权之下!」

保罗在罗马书10:9形容得救的信心为心里相信,口里承认。他说信心不仅关乎头脑上的赞同。反之,这乃关乎把自己整个生命交託给祂 – 全心全意!

使徒行传记载,腓力对那太监说:「…你若是一心相信…」太监回答说:「我信…」 -- 而他就得救了!太监不仅在头脑上对主说「是」。这乃是全然降服了他自己的意志 – 把他自己的生命与前途交託给主。他一心相信!

相反地,行邪术的西门相信了保罗的证道。然而,他只有短暂的信心,因为他无心向 神。圣经说,他依然不肯放开那苦毒之心(请参看徒8:13)。的确,昔日,许许多多的人都暂时相信主名。然而,主不肯把自己交託给他们,因为祂知道他们并没有把他们的心交託给祂(参看2:23-24)。

你会问究竟谁确实因信称义?谁得著了主那完全的公义?在 神眼中,谁是被看为圣洁的?

就是那到了人的帮助的尽头的 – 他晓得自己既迷失,又无助!这人尝试过一切,且失败了。於是,他把自己整个生命交託给主 – 尽心尽性尽意尽力。他喊著说:「主啊,我是属你的 – 求你全然接纳我!我要得蒙拯救,脱离我自己的一切罪过。我要过著有主样式的生活。你是我惟一的盼望!」

真正得救的信心最强烈的特徵就是渴慕亲近那爱你的主!「因为基督也曾一次为罪受苦,就是义的代替不义的,为要引我们到 神面前…」(彼前3:18)

主为什麽受苦受死?衪为什麽给我们称义?神为什麽把衪完全的公义加在我们身上?

是为要把我们带到 神面前!这全是关乎与父神亲密相交。你要明白,得救的信心包涵了这样一个心中的呐喊:「哦,神啊,求你吸引我更加亲近你!」除非这是你信心的一部份,否则,那不会是得救的信心。你来到主跟前必须不仅要在生活上得快乐。你心中必须因受圣灵的感动而说:「我想认识那爱我的主。我想认识那捨去儿子,叫衪为我受死的 神。我要更加亲近主!」得救的信心会带著吸引人心的能力。

亚当犯罪後,就丧失了人所能拥有最宝贵的:与 神之间亲密的关係。罪恶破坏了亚当与 神之间的亲密关係 – 而他的确曾躲避衪的面。自此,人每逢犯罪,就像他先祖亚当一般,有倾向逃跑躲藏。

因此,神如此恨恶罪恶 – 因为罪恶会夺去我们与衪之间的相交!衪创造了我们正是为著这个原因 – 好让我们能亲近衪。而且,衪如此渴慕与我们相交,以致衪差衪儿子死於十字架上,来给我们称义,且拆毁那有碍於我们相交的隔阂。

这就是称义(把来自主全然公义的荣耀加在我们身上)的能力:为我们开一条路,好让我们能归回 神原先创造人类的美意 – 与父神相交!

现今的世界充满邪恶、谤讟、撒但的虚谎、诱惑、罪咎、恐惧、被定罪之感 – 这一切都是撒但的诡计,为要使我们不断感到不圣洁,不配不堪,免得我们到 神面前来。魔鬼巴不得我们会像亚当一般,躲藏起来 – 免得我们亲近 神!

然而,我们已从以上这一切得蒙拯救。我们都有权利到 神面前来 – 应邀来到衪的宝座前 – 因为我们都能带著完全的公义站在衪面前!我们的天父不愿意我们与衪之间有任何隔阂。由於我们都穿上了主的义袍,没有什麽能拦阻我们得著父神的救赎之恩!

然而,神不但邀请我们到衪的施恩宝座,衪更悦纳我们,看我们为在主里圣洁。我们的罪过已蒙宝血遮盖,得蒙赦免 – 如今,我们都有权利有份於衪的圣洁。再者,若我们存著得救的信心到主面前来,我们就已把一切交託给衪。而且,我们心中会不断渴慕衪。

蒙爱的信徒啊,主受死不仅是要带你到乐园去。衪受死,好让你能天天毫无间断地与父神有荣美亲密的相交。你可以对衪说话,聆听衪,求衪带领你,引导你,告诉你有何差错,令你知罪 – 因为衪透过圣灵住在你里面!

从这罪恶世代得蒙拯救就是指:

  • 衪拯救了我们脱离罪恶的权势、罪咎、与被定罪之感。
  • 衪拯救了我们脱离良心上的谴责。
  • 衪赎了我们所有的罪过,免得我们受撒但控告。
  • 衪把我们的罪过投在深海里,永不记念,把凡敌对我们的都钉在十字架上。
  • 衪使幔子裂为两半 – 为我们开启了至圣所,开了一条路,以致我们和衪能互相来往。

你不必明瞭深奥的神学观 – 加尔文主义、亚敏尼亚主义、反律法主义或任何其他神学观念,从而接受这真理。你不需要四年的圣经学院课程。你只需要信心,渴慕认识你所相信的 神 – 且在心中对衪饥渴!阿们!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