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人的朋友 | World Challenge

罪人的朋友

David WilkersonJune 12, 2006

「人子来了 … 是税吏和罪人的朋友。」(太11:19) 我们从路加福音第七章读到一则有关一位名叫西门的法利赛人的故事;他邀请了耶稣到他家里用饭。这虔诚人也邀请了一群像他一样的宗教领袖一起赴宴。这些宾客大概也都是法利赛人。

可见,那是一个充满宗教气氛的聚会。西门和他的法利赛同伴都固守律法,坚守十一奉献,且天天到神家里去。他们认为自己公义无比,是当代最圣洁的人。

我不能确定任何法利赛人为甚麽会请主吃饭,何况他更请了其他严守信仰来倍祂吃饭。很可能,西门和他的朋友希望断定耶稣是否是一位先知,或者,他们切实要否定祂。这段经文清楚说明,对於主有名是一位先知,西门是明明晓得的。(参看路7:39)

据当时的风俗习惯,主人迎客的时候,都会为客人準备一盘水和一块布,好让他洗去脚上的尘埃。(当时的街道并没有铺好,以致旅客脚上总是满了灰尘。) 主人也会与客人在两边面颊上彼此亲亲。然後,客人就会接到一小瓶膏油,好让他擦擦头髮,使之滋润。

这段经文给了我一个印象,就是主还没有来到以前,西门彷彿已经安排妥当,请了其他宾客上座;而且,他们也按照习俗,梳洗过了。毕竟,没有一个法利赛人希望自己被人认为待客不恭。

然而根据这段经文,主并没有受到这等礼遇;祂到达时,只受到别人以屈尊的态度对待祂。他们并没有为祂备水洗脚,也没有与祂亲脸,更没有给他油擦头。(参看路7:44-46) 反之,他们将祂看为一名卑微的客人,领祂到饭桌前;祂脚上还是满有尘埃,就与其他宾客一起斜卧在榻上。

圣经并没有记载,他们在饭桌前讨论些甚麽,但我们可以假设,他们的话题一定是关於神学道理。这是法利赛人的专门学问,他们也曾经在别的场合试图藉此刁难耶稣。然而,主晓得这些人的心,事情很快就显露出来了。

接下来我们所读到的就是,一名街上的女人,「是个罪人」,闯了进来。这声誉不佳的女人经过了僕人的屋子,走到这些宗教人仕的桌前。她手拿著盛香膏的玉瓶,站在主的脚旁哭泣。

西门并他的朋友一定非常惊讶,不知所措。是的,他们多半都为之愕然,愣住了。他们都认得这女人是该城里的一个大罪人。(她也许当过妓女。)我可以想像,这些宗教人仕会怎样想;「何等尴尬,这等罪人竟然闯进「耶稣的聚会」。我们都在这里讨论神学,忽然间,这妓女就闯了进来。」

这犯罪的女人跪下来,以手托住主那双满有尘埃的脚,以眼泪为祂清洗。法利赛人一定因此惊叹:「噢,不,耶稣岂能让这女人摸祂?与任何不洁的人接触,就是违反律法。祂甚至不应让她碰祂的衣服。可是,祂却让这妓女摸祂的脚。」

那时,她更做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她解开了自己的头髮。没有一位正经的犹太妇女会在大庭广众这样做。然而,这名誉不佳的女人却以自己的头髮擦乾耶稣的脚。最後,她更打开玉瓶,将香膏倒在主的脚上。

当时,法利赛人都非常忿概,心中想:「何等可耻!这是性慾主义。耶稣不可能是一位先知。他若真正是神所差遣的,就会知道这女人是邪恶的,且马上阻止她这样表彰血气。」是的,圣经记载,这正是西门心中的想法。(参看路7:39)

然而,主识透了主人家的心,说:「西门,我有句话要对你说。」(7:40) 我希望在这里稍停下来,思量主对西门所说的话。事实上,读了这故事几次後,圣灵就叫我停下来,轻轻对我说:「大卫,我要透过这故事对你说话。」是的,我相信主要在这里对我们每一个人说话。

我感到圣灵要我将自己放进故事里面,按其真理亮光省察自己。我从这段经文看见了两种心态,即法利赛人主义,并主宽恕并复兴别人的精神。法利赛人所表现的,就是判断别人,圣洁无比的态度,他们判断主并那名誉不佳的女人。然而,当主告诉西门,祂有话要对他说,祂乃彰显了宽恕与复兴别人的精神。

我承认当我置身於当时的情景时,我首先的思想就是:「当然,我有主的灵,我是罪人的朋友。我花了多年,服事吸毒者、酗酒者、妓女、并最罪孽深重的人。我心中并没有存著任何法利赛人主义。」

或者,我以为这样。是的,我们大多数都这样以为:「我并不是此类信徒;我并不判断别人。」然而,一个怀著法利赛人主义的人会这样理论:「我不像别人,我比别人更公义,更圣洁。」有时候,我们多半都会让妒忌或忿怒,影响我们对别人的看法。

对我来说,法利赛人的最佳定义就是「一个监视别人罪恶,同时又维护自己的人」。主以这例子详加说明,有一个法利赛人在圣殿里祷告说:「神啊,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姦淫 … 我一个礼拜禁食两次,凡我所得的,都捐上十分之一。」(路18:11,12)

简而言之,法利赛人主义的心态就是「其他人都错了。我周围四看,只看见罪恶并与罪妥协之事。然而我是对的,我捍卫真理。」

主对西门说了一则有关两个欠债的人的比喻:「一个债主,有两个人欠他的债;一个欠五十两银子,一个欠五两银子;因为他们无力偿还,债主就开恩免了他们两个人的债。这两个人那一个更爱他呢?」(路7:41-42)

西门彷彿恍然大悟。接下来的经文如下:「西门回答说,我想是那多得恩免的人。」準确来说,主对这法利赛人的信息是甚麽?总而言之,祂告诉西门:「需要赦免的是你。」

你要明白,当主起先告诉他:「我有句话要对你说。」祂是指:「我希望将你心中的意念向你显明。这件事的问题并不是关乎那跑进来的女人,乃是关乎你,西门;是关乎你的心态、信仰上的骄傲、自高自大、判断别人、并缺乏爱心。」

我相信主实在告诉这骄傲的法利赛人说:「这所谓「邪恶」的女人知道自己罪孽深重,该受审判。她承认自己毫无希望,是个罪大恶极的人。她之所以来这里这样做,乃是因为她因蒙了恩典,得了洁净,而大大感恩。

西门,这女人晓得你藐视她。她听见你们说悄悄话,感受到你们怀著怒气判断她。然而,她并没有因此判断你们,因为她晓得自己已蒙赦免。她能爱别人,因为她虽然犯了罪,却大大蒙爱。现在,她感到自己并没有权利判断别人。

西门,可是,你看不见自己心中败坏。你坐在那里判断这破碎的女人,然而,你不晓得你比她更需要怜悯。你以为她需要多蒙赦免,而你只需要一点点。事实并不如此。」

请思量主先前对法利赛人所说过的话:「从人里面出来的,那才能污秽人;因为从里面,就是从人心里,发出恶念、苟合、偷盗、兇杀、姦淫、贪婪、邪恶、诡诈、淫荡、嫉妒、谤讟、骄傲、狂妄;这一切的恶,都是从里面出来,且能污秽人。」(可7: 20-23)

在我五十年的事奉当中,我见过许多愚昧、虚假、以福音图利、勒索钱财、并假道理。我知道这些事情都令主伤心。主当日赶逐兑换银钱的人,揭发虚假之事。然而,祂最严言指摘的,就是法利赛人主义。我因福音书的记载而深信,这乃主所最痛恨的。

一直以来,我都这样祈求:「主啊,在我讲另一篇道说到教会的光景以前,在我说另一句话有关另一个事工的缺点以前,求你显明我的心思意念。圣灵,大能的医生,求你深深割除我灵里的癌症肿瘤,光照我的心。求你向我显明我心中的骄傲与刚硬。」

最近,我读到有关美国约有3,700 个五旬节宗派,全球则一共大概有27,000 个。除此以外,还有数以千计的灵恩小组并小的宗派。巴西、阿根廷、尼日利亚、并其他非洲国家就有好几百个此类宗派。浸信会中分支的数目,也只稍为少於这些而已。

这些宗派许多都持著正确的道理,成就伟大的事工,兴起属灵的教会。他们带著能力传扬福音,赢得许多灵魂。然而,也有许多亵渎神、假先知、并向穷人索取金钱的事。

主当日的情形也是如此;有许多种类的法利赛人、撒都该人的分支小组、并许许多多反对他们的祭司。虚假的道理大行其道;人们以「宗教」为理由,剥削寡妇,夺去老年人的房子。

主清楚说明,即有一天,犯了这等罪过的人必受审判。那日,他们都要站在主面前,一一交帐。然而,主在地上服事的时候,不肯花时间监视他们。当时,祂还没有坐在审判臺上,反之,祂只将注意力聚中在国度的事工上。

在来临的日子里,我们将前所未有的看见愚昧虚假的事在教会里加增。假装的光明天使将要出来;有邪灵附身的牧师与传道将会以油腔滑调迷惑人心。这些人会有大能的外表,传讲悦耳动听出於魔鬼的邪道。

不久前,我看见一名此类的传道在电视上筹款。他胡说八道,说有一个女人奉献了一百美元给他的事工,不到几週,就收到逾八十万美元的遗产。

我眼见他诱骗众人,就大为震惊,马上怒火中烧,向天呼喊:「我要揭发这人!」然而,主轻轻对我说:「不,你不要;不要管他。瞎子领瞎子,他们结果一起掉在坑里。」

我切实相信自己希望捍卫福音,可是,我的反应却是出於血气。事实上,主对这题目,已经清楚说明。有一天,门徒来到祂跟前,说:「夫子,你的训诲得罪了法利赛人。」主回答说:「任凭他们吧;他们是瞎眼领路的;若是瞎子领瞎子,两个人都要掉在坑里。」(太15:14)

在我多年的事奉当中,神曾经给我负担,要我传扬一切强烈的道,反对虚假愚昧之事。虽然我知道有时候我因自己的热忱而有谬误,但我决不会将那些话收回。然而,事情将会每况愈下,令主大大忧伤,以致我们可以花所有时间改正别人。主告诉我们,这并不是我们的焦点;反之,祂清楚说明,甚麽才是我们在末後的目标。

请想想当晚在法利赛人西门家里所彰显的另一种态度,即宽恕并复兴别人的精神。据圣经记载,「於是(祂)转过来向著那女人」(路7:44) 我看见主指示我们,我们应有的焦点:不是虚假的信仰或教师,乃是罪人。

主将目光从西门并他的客人身上转移到那女人身上,说:「所以我告诉你,她许多的罪都赦免了;因为她的爱多 … 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的回去吧。」(7:47,50) 主在这里启示了祂来的原因,就是要与那些跌倒、缺乏朋友,被罪所胜的人交朋友,挽回他们。今天,祂对我们说:「这正是我的事工。」

使徒保罗也说,我们的焦点也必须如此。我们不是要判断那些跌倒的人,乃是试图要复兴他们,除去他们的羞辱。其实,祂以一个信徒是否乐意复兴一个跌倒的人来试验他的灵性。「若有人偶然被过犯所胜,你们属灵的人,就当用温柔的心,把他挽回过来;又当自己小心,恐怕也被引诱。」(加6:1)

当保罗说:「当自己小心」时,他乃要求加拉太的信徒回想自己从前如何需要怜悯。换言之:「主在那方面赦免了你?祂有没有曾经施怜悯除去你的羞辱?主有没有遮盖你的罪过?现在反省你日常生活中那些苛刻的思想行为,想想自己不断需要主的恩典与赦免。」

神学家约翰‧喀尔文 (John Calvin) 实在说:信徒本身罪有应得,却判断别人的罪过,就等於一名被判有罪的犯人,走上法官的座位定别人的罪。所以保罗警告说:「又当自己小心,恐怕也被引诱。」

保罗马上又指示主的道,以作补充;他说:「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如此就完全了基督的律法。」(加6:2) 基督的律法是甚麽? 就是爱。「我赐给你们一条新命令,乃是叫你们彼此相爱。」(约13:34)

事实上,罪乃是人最大的重担。我们简直无法忽视或宽容别人的罪过。然而,惟一担当别人这重担的办法,就是存著温柔慈爱的心提醒别人。我们要以温柔慈爱的态度,将心中懊悔的弟兄挽回过来。

保罗写信给提摩太,教他如何对待那些「已经被魔鬼任意掳去的」(提後2:26) 他指示说:「然而主的僕人不可争竞,只要温温和和的待众人,善於教导,存心忍耐,用温柔劝戒那抵挡的人;或者神给他们悔改的心,可以明白真道;叫他们这已经被魔鬼任意掳去的,可以醒悟,脱离他的网罗。」(2:24-26)

当我们读到保罗的指示「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如此就完全了基督的律法。」我们就必须问自己:「我切实希望讨神喜悦,成就祂的道吗?」

我们试图在许多方面讨神喜悦。一直以来,我都祷告说:「主啊,求你使我俯伏在你面前,存著破碎的心哭泣;求你赐我痛悔的心,激动我的灵;不要让我变得不冷不热;求你使我对你的道更有热忱。」

这些祈求都是很好,且合乎圣经真理;我们这样做,就会感到很好,因为我们知道自己所作的都讨神喜悦。然而保罗说:「这是主对我们的要求,以致我们完全基督的律法: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复兴那些跌倒的人。」

我无法将保罗这些话挥去,我便求问说:「主啊,準确来说,我要如何担当别人的重担?我无法担当别人的罪;惟独主才能这样做。可是,主啊,我听见你说,这是你所渴望的。所以,我该知道怎麽样做,可是我并不知道。求你指示我。」

我从圣灵听见的指示就是:我要求祂除去自己的骄傲、嫉妒、判断别人的心态、并谬误的热忱。我要求祂赐我宽恕并包容别人的精神。总言之,我要寻求主在西门家所彰显的精神。

当我们怀著这样的心态,我们就能吸引那些需要蒙怜悯的人。能够吸引这名誉不佳的女人,好让她能感受主的慈爱,正是这等精神。我们晓得吸引罪人来到主跟前,乃是圣灵的工作。然而,我们若缺乏宽恕别人的精神,圣灵为何会将一个需要蒙赦免的人带到我们面前?

乔治‧怀特费尔德 (George Whitefield) 并约翰‧卫斯理 (John Wesley) 都是历史上十分伟大的佈道家。他们曾经在公开的聚会、街头、公园、监狱、向数以千计的人传道,藉著他们的事工领了多人归主。然而,他们对一个人如何成圣,有不同的神学论点,起了分争。有两组人就因此各持己见,其中有些人甚至恶言相向,彼此辩驳。

有一天,有一位跟随怀特费尔德的人问他说:「我们会在天上看见约翰‧卫斯理吗?」他其实问道:「卫斯理的道如果如此错误,他岂能得救?」

怀特费尔德回答说:「不,我们不会看见约翰‧卫斯理在天上。他会高高靠近主的宝座,与主亲近,以致我们无法看见他。」

保罗称这等精神为「宽宏的心」。哥林多教会有些信徒怪责保罗严厉,藐视他的證道;保罗就怀著这等精神,写信给该教会。他肯定他们说:「哥林多人哪,我们向你们,口是张开的,心是宽宏的。」(林後6:11)

当神扩张你的心的时候,忽然间,许多限制与隔阂就会不翼而飞。你再不会以狭窄的眼光看事情;反之,你会发现,圣灵将你带到那些有伤痛的人面前。圣灵也会使那些有伤痛的人被你满有慈爱的精神所吸引。

当你看见那些有伤痛的人的时候,你是否心里温柔?当你看见弟兄姐妹跌倒,陷在罪中 … 有种种问题 … 也许将要离婚 … 你会将他们的过错告诉他们吗?他们不需要你告诉他们,因为他们多半都已经晓得。据保罗所说,这等有伤痛的人所需要的就是,你存温柔谦卑的态度,将他们挽回过来。他们需要遇见主在西门家所彰显的精神。

我为自己馀下的日子所发出的呼求如下:「神啊,求你除去我狭窄的心胸。我希望得著你对有伤痛的人那慈爱的心肠 … 要在看见有人跌倒的时候,怀著你宽恕别人的心态 … 并复兴别人的精神,除去他们的羞辱。

求你除去我所有不接纳别人的心态,使我心胸广大爱我的敌人。当我面对犯罪的人时,求你让我不要怀著判断别人的心态。反之,我求神让属神的爱,像活水江河一般,从我向他们湧流出来。求神叫他们感受这爱,以致他们也能爱别人。」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