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最近是否想放弃一切? | World Challenge

你最近是否想放弃一切?

David WilkersonOctober 1, 1978

最近几个月来,有许多牧者来信,说到他们担心自己的会众会放弃一切。有一位牧师这样写:「我看见自己的会众试图应付婚姻困难,并个人生活中的压力。他们几乎胜利在握,却又失脚跌倒。有一些又好又诚实的信徒往往都因罪咎并被定罪之感,而力不可支,心中沮丧。他们无法达到自己的理想,故态复萌,便决定要放弃一切。很少人晓得如何从道德败坏的光景里自拔出来。

我同意这些牧者的看法。愈来愈多的信徒都到了崩溃的地步。没有人谈及要放弃与主之间的关係。想不再爱主的信徒,也不多。沮丧的信徒多半只想到要自我放弃。你现在常常听见人家这样说:「我再不想继续下去。我虽然极尽其力,却无法成功。没有希望了!何必尝试?」

今天,我听见有些传道人不断单单传扬积极的信息。据他们说,每一个信徒都得着神蹟,祷告即时蒙 神回应。他们又说,每个人都感到很好,活得很好,全地都前途光明,好景当前。我喜欢听这种讲道,因为我切实希望 神的百姓都平顺安康。可是,大多数老实诚恳的信徒们并不如此。今天,听见许多讲台上所鼓吹的肤浅道理,实在可悲。这些道羞辱了主;祂为人谦卑,自甘贫穷。在世人的眼中,祂死於失败中。因着那些崇尚物质的讲道,整个世代的人都没有準备要受苦且自足。他们更不晓得如何处卑贱,不享富贵。事奉变成一种竞赛;每个人都极力要得金牌。

难怪我们的年青人都因失败,而放弃一切。他们无法活出宗教所带来的形像;就是说,信徒要快乐、富有、成功、并思想积极。年青人的世界并不是理想化的。他们看见镜子里所反照的,是一张长满喑疮的脸孔。他们遭遇伤心的事,时时刻刻面对困境并家庭困难。他们处处有朋友恶瘾缠身,甚至死亡。他们感到前路茫茫,便担惊受怕。他们更因孤寂、恐惧、沮丧,终日心中困惑。

积极的思想并不能排除困难。一个人假设这些难题并不存在,事情还是不会改变。这些「积极的使徒」不敢排斥「客西马尼园」的生命经历。主的一生也包括苦杯、孤单的时刻、并夜间的困惑。我们伟大的成就该发生於「客西马尼园」,而不是「诺斯堡」(Fort Knox, 即美国最大金库的所在地)!

对於许多人来说,那木匠带着锯末的脚踪变得铺满了金粉。圣经成为了信徒支取好处的目录簿;因为对於那些希望「披金带银」的圣徒,会把约伯等受苦,视为消极的生命。

神本为善;凡慷慨施予的,都大大蒙福。人该常常思想有关真正的好消息;然而,正如公义的约伯一般,神最虔诚的百姓也会遭受痛苦、贫穷、患难。

有些妇女对自己的家庭破裂,无法制止;你会对她们怎麽说?她得著朋友的意见、牧者的辅导。她更屡次得着这样的勉励:「务要常常屈膝祈求,相信 神会行神蹟。」於是,她禁食祷告,甚至对丈夫千依百顺。她把自己所有的信心和智识方面的洞察力,都运用出来。可是,纵使她极尽其力,他却变得越发刚硬苦毒,要求离婚。不是所有婚姻都能透过祷告和好意,而得医治的。双方必需合作,才可以把婚姻维持下去。纵然,圣灵因着我们的祷告,可以使那偏离 神的配偶知罪,但他可以抵挡 神的工作,令祂前功尽废。

我有些朋友也许会思索,为什麽我常常谈及婚姻、离婚、并家庭。原因很简单。我在佈道会与许多在自杀边缘徘徊的青年人交谈;他们绝大部份都说,他们的忧鬱感乃源於家庭困难。父母不和离异。

许许多多夫妇都想放弃他们的婚姻。我有一位牧师朋友。他办完了离婚手续後,说自己成为了朋友眼中的英雄。其中一个朋友打电话给他说:「你从何得勇气离婚?我们都有困难,也许我是个懦夫。巴不得我能走这一步。」

另一个又说:「我们的婚姻简直是开玩笑。我们再不彼此沟通。我已经放弃了。可是,你怎麽样下决定要离婚?我很著重保障并工作,我怕损失太多。」

又有一个人打电话说:「我欣赏你的勇气。你脱离了绝境。我想自己只好继续活下去,终日愁苦。我不希望儿女责怪我。这是我惟一的拦阻。我已经把婚姻全然放弃了。」

现在,许多读者也几乎要放弃一切。对於你的遭遇、婚姻、家庭,你无法理解。你感到若有所失。你尽力而为,却无法找者门路,使情况好转。你是否花了多少时间,独自试图探索问题的所在?你们夫妇之间的那股神奇的力量、爱情、沟通,都没有了。如今,取而代之的却是争吵、疑问、怀疑、含沙射影、并出口伤人的话。

有一位心灵破碎的妇女这样写:「我无法相信自己的遭遇。我缺乏安全感,为那些问题重重的人而感到难过。但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们的婚姻会破裂。我太聪明,太著重付出与分享。现在,我成为了离婚的受害者。这经历实在令我心灵破碎。」

最近,有一位成功的婚姻辅导请我吃午餐。上菜以前,他承认自己的婚姻岌岌可危。他说:「你再不能把恩爱的婚姻看为平常。我发现,美好的关係,我们必须极力珍惜。我深信撒但定意破坏我们的婚姻,并每一个好信徒的婚姻。牠千方百计要攻击那些最好的婚姻。撒但如果能摧毁一些最坚固,最被人欣羡的婚姻,那些輭弱的人就再不挣扎,放弃了。」

信徒个人生命中那些私下的挣扎也是同样重要。今天,一般信徒正因自己里面的争战,而东倒西歪。许许多多人都身陷一些难以理解的困境。正如诗人大卫一样,他们承认说:「我因自己的罪而力不可支,它们实在难以明瞭。」

保罗说:「我们在这帐棚里,歎息劳苦 …」(林後5:4) 我怀疑我们能否数算那些因身负重担,而暗暗歎息的信徒。

保罗说到:「我们从前 … 遭遇苦难,被压太重,力不能胜,连活命的指望都绝了。」(林後1:8)

你如果拉开每一位伟大牧者,并每一个受人敬重的人的面具,你就会发现他们有阵阵深度的忧伤。任何正常的信徒也有同样的伤痛。我们全都因失败之感而经历一些沮丧的时期。有时候,我们都想放弃一切。

为什麽我们有时候会想放弃一切?多半是因为我们以为 神彷彿离弃了全地。我们并不怀疑祂的存在。然而,我们的祷告好像不得回应。我们感到绝望,切切呼求 神;祂却彷彿听不见。我们一直挣扎,却连连犯错。我们誓言要做得更好,查考圣经,呼求祷告。我们忙於帮助别人,又行善。可是,我们还是感到空虚,不得满足。我们又被 神的应许所缠扰。我们诚心存着单纯的信心,支取应许,却住往得不著所求的。於是,在试探的时刻,我们就情绪低落!

怀疑之心兴起,撒但又轻轻说:「什麽都行不通。信靠 神并不产生什麽结果。你纵然流泪、祷告、信靠真道,可是,什麽也没有改变。年年日日也过去了,你的祷告、盼望、梦想尚未得应允,没有成就。放弃吧!」

地上每一个信徒都会在某些时候,来到危难关头。那时,一切都彷彿崩溃了,罪性要占上风,灵里深处更有声音发出说:「一走了之!逃避吧!为什麽要忍下去?走吧。你无法忍受了。」

大卫因自己心中的邪恶而力不能胜,便呼求说:「主啊,求你睡醒,为何儘睡呢?求你兴起,不要永远丢弃我们。你为何掩面,不顾我们 …」(诗44:23-24)

信徒啊,你我今天所面对的争战,古时的先贤也曾经身历其境;我会感到希奇吗?圣经说:「亲爱的弟兄啊,有火炼的试验临到你们,不要以为奇怪,(似乎是遭遇非常的事)倒要欢喜;因为你们是与基督一同受苦,使你们在祂荣耀的时候,也可以欢喜快乐。」(彼前4:12-13)

在 神眼中,约伯是一个完全人。然而,他也曾经想放弃一切。约伯因可怕的灾难而大大痛苦。他心中深信,他的处境与遭遇,神都晓得。可是,他无法亲自来到 神面前。约伯说:「只是我往前行,祂不在那里;往後退,也不能见祂。」(伯23:8-9)

约伯对自己说:「我晓得神在某处,垂看我身陷困境。我虽然极力要寻找祂,祂却晓得我的道路。祂不断向我隐藏。我相信 神是千真万确的,实在存在,只是我无法看见祂。」约伯全然绝望,哭着说:「所以我在祂面前惊惶,我思念这事,便惧怕祂。」(伯23:15-16)

约伯之所以因 神而惊惶惧怕,因为他以为 神一无所作。他理论说:「 你并不灭绝我,但你也不把幽暗除去。」(直译伯23:17 “You don’t cut me off, yet you don’t remove the darkness.”)

对约伯来说,他的底线如下:你可以灭绝我,或者你可以使情况好转,只是不要对我缄默不语!即使你灭绝我,我起码可以晓得你确实存在。

我们要如何学习日复一日坚持到底,活下去?你要撇下所有捷径并那些有魔力的解救办法。有人以为把邪灵或沮丧赶走,生活就会好过一点;其实,这并不是他所需的。神也不会降下来,替我们生活。除非到那日,神把撒但关起来,那试探人的,总会存在。牠会继续欺骗、控告、试图夺取每一个信徒的信心。

我活得愈久,就愈难接受一些容易的解决方法。然而,从我自己的挣扎中,我因两件奇妙的事实,而大大得着安慰与帮助。

第一,神确实爱我。无论我们失败与否,神绝不定祂儿女的罪。祂像一位慈爱的父亲一样,渴慕我们,希望把我们从輭弱中提拔出来。

我在家附近的树林走路时,稍稍感到 神的爱。我从来没有因那些健康自由,到处飞翔的小鸟,而停下来。可是忽然间,前面地上有一只受了伤的小鶵鸟。牠翻身在尘土上振翅欲飞,却无法动弹。我就俯身把牠扶起来。有一句耳熟能详的经文就湧上心来:「若是你们的父不许,一个也不能掉在地上。」(太10:29)

我曾经以为经文如下:「若是不是你们的父晓得,一个也不能掉在地上。」其实经文说::「没有一个掉在地上时,缺乏你们父的同在。」(“Not one (sparrow) shall fall on the ground without your Father.”)

甚至当我们跌倒的时候,神还是与我们同在。没有一个跌倒的,缺乏父的同在。祂不会陷我们於罪中,但当我们跌倒时,祂必然临到。当我们败落时,祂绝不撇下我们。祂绝不离弃一个残缺不全的孩子。你要明白,我们正是那麻雀。

大卫说:「我儆醒不睡;我像房顶上孤单的麻雀。」(诗102:7) 大卫从房顶上看见拔示巴出浴,就像一只残缺不全的麻雀一般,跌倒破碎了。但 神并没有放弃他。我们的主绝不会放弃我们任何一个!

你曾否跌倒?你与那残缺不全,在尘土中无助,振翅欲飞的麻雀认同吗?你是否伤心受创,感到既迷失,又孤单?你曾否这样想及自己:「神岂能宽容一个像我一般的人?我大大令祂失望,祂岂能还爱我?」

哦,朋友,祂确实爱你。往往,我们到了穷途末路,大有需要时,才晓得祂的大爱。如果你能在受创残缺时,深信 神爱你,你就大大得胜。小鸟受伤会令我跪下来,向那无助的小鸟施慈爱。我们的创伤,无助的状况,也会令 神发慈爱,荫庇围绕我们。我们因祂永恒的爱,而力得更新。你只要在祂奇妙的爱里安息。不要惊惶。拯救必然临到。神彰显祂的慈爱,从而回应我们。当我们学到,自己何等輭弱,必须信靠祂的慈爱赦免,祂就必俯身,温柔地把我们放回窝里。

第二,最讨祂喜悦的,就是我的信心。「人非有信,就不能得 神的喜悦 …」(来11:6) 圣经说:「亚伯来罕信 神,这就算为他的义。」(罗4:3)

神多多希望我们相信祂;祂把我们的信心算为我们的义。我认识一些看来很圣洁的人;他们走正直窄路。他们从来不承认自己有失败沮丧之感。他们以为自己都是圣徒。可是,他们最大的罪就是怀疑。有时候,我认为某些罪人比许多自义的信徒更有信心。

当试探来如洪湧时,我该怎麽办?当我自感不足,看见自己輭弱的时候,我该怎麽办?放弃?绝不如此!我把馀下的,即对祂的信心,都献给祂!我也许不明白,祂彷彿迟迟不干预;但我深知祂的旨意,祂必对我信守承诺。

我深信撒但要夺取我的信心。牠并不是要夺去我的道德、善行、或梦想。牠乃要摧毁我的信心,叫我相信 神已离弃全地。

对於那些保持自己信心坚固的人,跌倒绝不会致命。纵使我不断挣扎,有时候感到无助,我仍然相信主。虽然沮丧与压力令我心力交瘁,我还要相信 神。我深信祂必「保守我不失脚,叫我无瑕无疵,欢欢喜喜站在祂荣耀之前。」

祂爱我,希望保守我的信心。所以,我接受祂的爱,且保持自己信心刚强。

「坚心倚赖你的,你必保守他十分平安,因为他倚靠你。」(赛26:3)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