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怎能默然不语呢? | World Challenge

我们怎能默然不语呢?

Nicky CruzOctober 7, 2017

神感动我的心, 从而拯救了我. 我对祂的信心和忠心有所进展, 祂便开始赐与知识和悟性, 叫我能明白衪的道路. 衪又赐我孜孜不倦的心, 好让我能研读学习, 且在衪的智慧上越发进深. 这引导和成熟的过程会继续不断, 直到我离世, 但这是以感动我的情绪而不是我的智力为开始的.

我长大时对主一无所知. 父母都是黑暗之子, 深陷异端邪教的生活形态, 对主奇妙恩典的亮光全然蒙蔽. 我清楚记得母亲的眼睛既冷漠, 黑暗, 又空虚. 毫无情感的目光: 除了黑暗外, 一无所有, 没有爱, 感受, 或慈心. 看见她的面容有如直视地狱深渊. 有时候, 我感到撒但透过母亲贫瘠空虚的眼睛瞪著我.

後来, 我靠著神的恩典领了父母归主. 母亲强有力的见證到神奇妙的赦罪之恩, 我且能首次从她的眼睛看见爱和慈心; 这是我向来渴望的. 空虚的眼神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却是纯粹的荣美, 灵里得释放, 脱离仇恨和沮丧感. 她得自由了.

我们见證过神奇的转变, 灵魂得释放, 脱离撒但的魔爪, 又怎能再默然不语呢? 我们一旦看见主在忠於祂旨意的人生命中的作为, 就永远被改变. 我们会开始渴望圣灵所赐的智慧和能力. 我们不期然会为著失丧的人恳求, 渴望透过神的信息来感动他们.

Nicky Cruz(历奇‧寇鲁士)既是一位国际知名的佈道家,又是一位多产的作者。1958年,他於纽约市遇见了大卫‧玮克森(David Wilkerson)牧师後,便离弃了暴力和罪案生活,且归信了主。玮克森牧师的著作十字架与弹簧刀(或作虎穴亡魂,The Cross and the Switchblade) 和他本人最畅销的著作逃(或作Run, Baby, Run)都先後记载了他戏剧性的归主经历。 

Download PDF